Self.

My photo
她过着矛盾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想成为的女孩的方向努力前进。
最大的梦想是足踏爱琴海和环游世界,并且在风景如童话故事般的郊外拥有一间有阳台、花园与阁楼的小屋。

Saturday, January 16, 2010

挫败感

从华乐练习回来,整个人感觉很挫折到好好想哭 〒△〒

今天是中一新生加入我们的第一天,学校只有四把大提琴,seniors 有四个(中五两个,中四两个);新生今天来了三个,两个马来人,一个华人

因为大提琴不够的关系(有一把大提琴被学姐带回家了,所以当时只有三把),所以那三把大提琴就暂时借给新生练习

我玩大提琴的程度,玩了半年,还玩不出高水准的作品,所以是属于低水准那类的
一直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也许自己真的不是玩音乐的料
只好用后天的努力来弥补先天的不足

今天呐,本来打算好好请教诗韵教我玩歌的
但是因为大提琴不够,所以根本没有机会练习

两点到四点半,今天都是属于新生的时间

然后四点半的时候,教练就要我们旧生来个大合奏
我根本不会玩那首歌(就是那首本来要请教诗韵的),全程傻傻坐在一边
[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自己试试下先?第一,那时是大合奏喔,表乱来不然很丢脸;第二,像我这种没有音乐底子的,每次都需要人家玩一遍教我一遍后我才能跟上。我知道这样非常不好,但我在华乐真的很依赖诗韵 =v= ]

在一边坐了整半个小时看他们合奏,简直跟新生没两样
我一直觉得脸颊烫烫的,希望没有人注意到我的脸红和尴尬 >"<

每次都这样,真的很有挫败感
而且一个下午的时间也没学到什么,大提琴的进度还是维持在很烂的程度,回家的路上心情超级不好,很想发脾气(这到最后终于还是爆发了,咳咳)很想哭 〒︵〒

其实我希望有一个人在平常的上课日子放学后能抽出一些时间来一对一教我
我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来提高自己的水准。问题是,根本找不到人来教我
老爸不给另外花钱请人教,既然还要给额外的学费倒不如退出算了

总之,今天在华乐感觉很挫败就是了
不懂下一次的练习时间还会不会历史再次重演今日?唉 ╯﹏╰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两件事

终于还是做了决定
终于还是决定回归华乐团 =D

上个星期六,是自去年七月到现在一月,相隔总共六个月以来我第一次出席华乐练习
想当然呃,不只指法变得(非常)生疏,连乐谱都忘了该怎么看 =,=

所以整堂课我一直在问【诗韵】这个那个,其他组员在拉大提琴时我没拉只是在一旁观摩 (pai seh)
[ 我参加的是 Cello 大提琴组,组长是诗韵兼我的同年好友,还有另外两个组员是 Jing Hui 和另一个大我一岁的诗韵 xD 没错~ 她们俩同名不同姓呐。通常我们都是叫她们的洋名,这样才不会弄混 ]

后来在一位很帅气的女教练的指导下,我终于还是赶上了
指法啊手势啊全部都从我的记忆最深处里飞出来了 ^_^"

不过,我还是不会看 123 的乐谱,我还是需要把它们翻译去 ABC 的才行 >"<


华乐练习时间是【星期六下午两点到五点】
练习结束后妈妈、二姐和我就直接去 Jusco 吃 KFC 当晚餐!呵呵



这趟去 Jusco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因为,我将要献上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 第一次拉直头发!

霍霍。

其实只是去拉直头发前面的浏海而已 咔咔~
但这毕竟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嘛 :DD

这一趟拉直浏海之旅,从傍晚六点半开始一直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结束
坐到我屁股都疼死了!很难想象自己竟然就这么忍耐了两个小时半
弄到自己后来觉得后悔死了,早知道就做整头咯,至少那两个半小时够划了!
不过洗头的部分很舒服下的说~ 尤其是这家美发院的老板娘和员工都是美女一个 >w<


当天拉直浏海了后拍下的,身上还穿着华乐的紫色制服

姐姐说第一张照片我看起来好像有画眼线
事实是 我根本没上妆 这是我的素颜照 (╯-╰)

那么第二张照片在哪里?!
你把滑鼠箭头指着照片就可以得到答案了 嘿嘿


那位美女理发师帮我洗头后把我的头发吹到很直很直
回到家的时候我的家人还以为我做了整头的离子烫 =,=

不过哟,他们都一致认为直发的我很好看!
听得我心里乐滋滋的 咔咔
但这里就不放我直发的照片了
因为不懂为什么 拍来拍去就是觉得自己脸很大 {{(>_<)}}



这是拉直后第二天的照片 ^◎^

头发没有昨天那么直了,到了肩膀处就翘起来
但至少,我的脸看起来比较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 嘿嘿

#^_____^#

Friday, January 8, 2010

我以最丢脸的姿态迎接了我的中四

还有十分钟就到七点的早上,在车上对姐姐发了顿脾气,因为我快迟到了,她们还慢吞吞的。
心里觉得很彷徨,其实一开始在车上的时候我已经哭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果然没有看到她。问了几个同班朋友,都说没有。
再找多一次,还是没有。都怪自己没有遵守约定的时间。我气我自己。

遇到了欣宜,她也是她的好朋友,问了她一遍我就忍不住哭出来了,一边哭一边讲。
没有人看到她。是我太迟了。但我坚持重找一次,一个人在灰蒙蒙的天空下,下过晨雨的校园里走来走去。

我几乎忘了我的脸庞上流淌着两行眼泪。

后来铃声响了,我们该集合了。

我靠着 anjung A 的其中一根柱子站着,双眼直视对面空荡无人的集合场地,一直哭一直哭。
没有声音,只有眼泪默默地流。

就这样安静地站着。
就这样漠视周围的人群。

几个朋友试图安慰我,但这种情况我知道谁都不懂该说些什么好。
你们的心意,我心领了。感激。

她真的,转校了。
其实开学前我早已得知了这则消息,但我心底一直怀抱着一个小小的希望,期盼奇迹会出现,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一滴滴的眼泪,是笑我自己傻,是气我自己笨,不能以潇洒的姿态接受这个事实。
还有,是对未来的渺茫感。没有了她,我最要好的朋友,我该如何在这间学校独自走下去?

很多人对我说:“你还有我/我们”,“你还有她/她们”
没错,其他人都还在。但我并没有任何人。
不像表面所显示的,其实我哪里都溶不进。不管是她们的世界,还是她们的世界。

从小学到中学,我身边虽然没有很多个朋友,但很幸运地,总是能结交到一、两个真正的知心好友。
这样,对我来说已经非常足够了。

我害怕离别,总是让自己第一个离开别人的生活。
这次,风水轮流转,轮到我看着别人走出我的生活。

但这次不是别人,这是我的知心好友。

留下我一个人。

放眼望去都是一片茫茫人海。

突然觉得很无助;突然觉得很寂寞。

那天的这一哭,就把所有情绪所有感觉累积起的眼泪流光了。

第一次发现,一个人的体内可以储存这么多的眼泪。
是谁说的,女人是由水做成的。

这样子,其实也顶好的,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就一刻,做原本的自己。
谁要看我哭的丑样就让他看个够好了,我只想暂时释放我自己。

那一天,
我以我最丢脸的姿态 迎接了 我的中四



----- + + + -----


【后记】

后来我终于遇见了她,在七点半的早晨。

原来,并不是我来迟了,而是她的妈妈不让她早来学校。

全部朋友都围上来把我和她围在中间,气氛突然有点尴尬(自己心里觉得)。
因为,我和她,都不是属于那种会表达自己的感受的人。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在仓促下见了一面。
往后的日子里,我会学习适应,适应一个人在班上的生活。


希望你,
在看着这篇的时候,
不会被我所写的东西吓倒
就像我说的,
我们都不是善于表达内心感受的人
(你干脆给我老实承认吧~ 哈)
但这次,
我豁出去了。

在这里真心祝福你,
以后的人生九十九分 :)
(一百分太完美,完美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呐)





突然想起【小雨点】说,她不会写永远。

( "那些『友谊永固』的话我不会说,希望你们会明白。
毕竟,有些事情,并不是随便套上『永恒』两个字,就会变得很完美的。" copy from here)

突然讨厌以前的自己,把永远写得那么轻率,以为自己那么写下了,所有事情都会变完美。永恒的事,世界上大概很少很少机会发生吧。

谁知道,谁能保证,
以后我们还是,现在这个样子。

真不该说“永远”。
应该说,当下。


少了见面交谈的机会,
我们应该会变得很生疏呗?
〒△〒



♥ ♥ ♥
For so many years,
this is the first time,
watching my best mate walked out from my life.

Without you, every day in the school,
I feel helpless. Empty. And lonesome.

What should I do?
Where should I go?
How should I get over it?

I wanna cry,
I wanna shout,
I wanna shut my mind up,
whenever I think of it.

They say,
"Time heals the wound.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OK they could've been right.
They just have forgotten one thing,
"Wound left a scar in your heart".

And nobody knows,
nobody could promise,
how long would it take,
tills the time
when everything is alright.

Could you?

.

I gotta learning a way out myself
a way out from all this and that.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