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

My photo
她过着矛盾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想成为的女孩的方向努力前进。
最大的梦想是足踏爱琴海和环游世界,并且在风景如童话故事般的郊外拥有一间有阳台、花园与阁楼的小屋。

Thursday, January 27, 2011

忍。

在学校里我最不喜欢的角落非厕所莫属。

除非真的真的有事,例如要换上运动服参加课外活动,否则我宁愿忍尿也不愿踏进厕所一步。

其实我每天上课时都会想逼自己喝多多水,但只要一想到喝多多水就会想上厕所,我就不想喝水了。

话说,我的忍尿功夫可真一流。

我可以一忍就忍好几个小时,虽然明知道这对自己的膀胱非常不好 #>w<#

谁叫咱们这里的公厕要多脏多臭就有多脏多臭 *捏鼻子*

如果我在新加坡那儿生活,我猜我甘愿每隔几个小时就跑公厕一趟。

Tuesday, January 25, 2011

of.thingsheadores# 42


这幅画让我忆起了中二时我说过的戴宽镜框眼镜的最蹩脚理由…… 呵呵。

Sunday, January 23, 2011

上帝保佑我的左眼

也许是我的眼睛太大颗了,总是会有很多杂物掉进去,尤其是眼睫毛,也许是我的眼睫毛太浓密了。

昨天冲凉完后,突然我觉得眼睛刺刺的,好像有东西顶着眼珠的感觉,我心想:又是睫毛掉进去了呗。

眨了眼睛几下,诶眼珠不疼了;再眨几下,诶疼痛又回来了。

于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穿好衣服,然后站在镜子前检查自己的眼睛,没有东西啊。

但当我眨了几次眼睛刺刺的感觉又回来后,我掀开我的上眼皮一看,不得了,不是短短的眼睫毛,是好长的一根毛发!



左边是正常的眼睛,右边是当你掀开上下眼皮后的眼睛,红色的线条就是那根细细的长毛发当时的位置!

我推测,那根毛发应该是我的断发(浏海的),因为我一天内会掉落很多根头发的。



我以为这根头发用卫生纸弄弄下应该很容易就可以把它弄出来了,谁知根本出不来。

我慌了,跑到楼下的客厅去,因为家人都在那儿。

我叫爸爸帮我弄出来,可是他竟然看不见我的眼睛里面有头发,以为我看错了,我就叫小弟看咯,他有看到,所以爸爸叫他帮我,他却呱呱叫,讲我(掀开上线皮)的样子很恐怖很像鬼他不要。

二姐和大弟在玩电脑,二姐以为只是普通的睫毛掉进去,不屑地说:哎呀睫毛而已嘛,我也试过啦,眨几下眼睛就会出来了。

我就一直解释:不是睫毛,是比睫毛还要长很长的头发!(比睫毛长很多,但当然比我的头发长度短,因为是断发嘛)

但是,从家人不置可否的表情我知道,没有人相信我 T.T



算了,没有人帮忙,我自己弄。

爸爸帮我拿着我的化妆镜,我就对着镜子设法用卫生纸把头发弄出来。

我一直一直弄都弄不出来,不断传来的挫折感使我开始有点想哭了。

爸爸就叫我用过滤水冲眼睛,我照作,但是用水冲也无法把它冲出来。



我叫爸爸带我去看眼科医生吧,也许医生有办法在不伤害眼睛的情况下把那根断发拿出来。

二姐觉得我小题大作,插嘴:做莫哦?需要咩?

爸爸说:我没有看到有头发,真的有那么长吗?

哼,我就知道一定没有人相信我,因为根本没有人看到那根头发卡在我的眼睛里的情况!

我搬小弟出来,说他有看到,爸爸就问他:真的有酱长吗?小弟回答说:蛮长下的,这才封住了他们的嘴。

但是,我知道他们还是认为我所谓的“长发”只是稍微比眼睫毛长一点的毛发!




这四幅图分别是当我用卫生纸推动它时的个别位置。

不管那根头发在哪一个位置,我都根本看不到头发两段的尽头,你能想象它有多长么。



我不敢用指甲把它挖出来,因为我怕会割伤我的 cornea。

那时候,我觉得没有人愿意帮我,连过来检查我的眼睛都不要,以为我小题大作,所以我赌气地跑回房间,锁上门后一边哭一边想办法用卫生纸把它弄出来,一只手握着化妆镜,一只手握着卫生纸。

弄来弄去都弄不出来,我生气了,心想:眼睛瞎掉就瞎掉吧,然后就干脆用手去推动那根头发 囧

告诉你们哟,我连平时戴隐形眼睛时都尽量让自己的手指不去接触眼珠的,因为手上有很多细菌,我怕我的眼睛感染然后瞎掉。

(小小声:整个过程中我都没有停止哭过 LOL )




最后,我好不容易才把毛发推动到这样的位置。

但是,它却一直卡在下眼皮的最里层,我尝试用下眼皮的肌肤去推它出来,但是不果。



不久,二姐有事来敲我的房门,我叫她看,想证明给她知道那根头发真的很长,但是她也是跟爸爸一样看不见。

她叫我用卫生纸把它挖出来,我就一边弄一边哭着抱怨:不能的~我试过很多次了都不能。

此话话说得太早。

在我说着话时,堆积在下眼皮里的眼泪使那根头发浮起来,我只一推下眼皮的肌肤,就可以用卫生纸把它弄出来了。

二姐一看就吓到:哗!那么长!我以为你讲“很长”是指像睫毛酱的长度而已,因为你一直炫耀自己的睫毛比我长。



我用尺量了量,那根头发的长度足足有 4.5cm!

而我的眼睛的宽度才 3cm ,高度则是 1cm 而已!

我真的不懂那根头发是怎样跑进去我的眼睛里的。



第二天一早,爸爸要带我去看医生,我说不用了,我早就把头发弄出来了。

爸爸问我,怎么弄出来的。

我说:哭出来的。
( 话说,如果那根头发没有被推动到下眼皮内层的位置,不管我再怎样哭都不会把它哭出来的 )

随后补充一句:那根头发有 5cm 喔!

爸爸:哗!这么长!


… …


直到现在,我的左眼还是有些疼痛的感觉。

我真的很怕昨天那些卫生纸和手上的细菌会感染了眼睛,我不想变瞎!:(

Album #23

Emma's Imagination:《Stand Still》



她的名字 —— Emma's Imagination 首先吸引了我。

我很喜欢 Emma 这个英文名,感觉很有气质。Imagination,想象力,带有点幻想放空的意思,是我每天常做喜欢做的事之一。

这两个英文词语结合在一起产生的化学作用,立刻就吊起了我的好奇心。

听了专辑里的第一首歌《This Day》,嘿,她的声音果然没让我失望,而且整张专辑听下来每首歌都保持了一贯的水准。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她的来历不小,是 2010 年时由英格兰和爱尔兰联办的【Must Be The Music】音乐比赛的冠军人才喔!


Saturday, January 22, 2011

Chewing-Sound Phobia

更新:我在想,Chewing-Sound Allergy 会不会跟这篇文章的主题更贴切呢?

去年不懂什么时候开始,其他人的咀嚼声很容易让我抓狂。

as i mean it —— 很容易让我抓狂。

就是说,我对其他人大力咀嚼食物的声音很·反·感。

虽然我不能保证自己咀嚼食物时完全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但别人发出的咀嚼声如果超过一定的声量后我绝对无法忍受。

咀嚼得越大声的越能轻易地让我发疯!



由于我家的客厅早已改造成爸爸的补习室,现在我们所谓的客厅其实是和饭厅结合在一起的。

我们家也没有一起聚餐吃饭的习惯,每个人的用膳时间都不同。

当我的耳朵无意中听见在用着餐的人发出的咀嚼声后,我越吩咐自己不要去注意耳朵却擅自越注意。



如果不逃离现场,我真的会疯掉!

如果是在看着报纸,我就会逃回自己在楼上的房间。

如果是在用着电脑,我就会立刻把音乐开得大大声来听。

忘了补充,在作出以上的任何一种反应之前,我都会 curse under my breath。



我不会在家人用餐时提醒他们放低咀嚼的声量,因为人家正吃得起劲呢,为什么要因为自己的“怪病”而扫人家吃东西的兴,只好在心底发脾气。

除非,那个人是在同一时间跟我同桌吃饭,我通常都会撇嘴提醒一句:“很大声叻”,而他们通常也会“识趣”地控制自己的声量,不然我可是会老虎发威的 LOL。

有时被我碎碎念了很多次了后,我的姐姐都会顶回我:你自己吃东西时也不是有声音。

没错!但,问题是,你们对我发出的咀嚼声不会有抓狂的感觉,你们的咀嚼声却很容易让我疯掉。



有一次,我问过爸爸:为什么你吃东西时酱大声的。

我爸爸吃任何东西时都会发出很大的声音,也是我最不能忍受的。

第二不能忍受的是我大弟的咀嚼声,尤其是当他狼吞虎咽时,我简直快爆炸了。

爸爸回答:因为我老了嘛,要用力咬才可以咬到。



当下的我听后觉得有点难过和羞愧。

但后来的每一次当我听到他的咀嚼声后还是不能控制地抓狂,这就解释了我在前面写到的“在心底发脾气”。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觉得自己的这个“怪病”真的很稀奇,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有这种病,我觉得那是出自于自己的个人问题,别人喜欢咬食物咬得大大声是别人的事,我不能忍受是我自己的事。

所以我会不好意思吩咐人家“咬小声点”。

只好,逃离。

of.affection# 41

Wednesday, January 19, 2011

Dear friends,

【你不是说话太直接伤害到其他人,就是没有自信让其他人误解你。】



发现最近的自己一直一直一直在说错话 囧

我总是那么后知后觉。

当我说错话了后,当下的我没有立刻察觉到自己在对的场合说错了话。

反而是等到朋友反问我或者投给我一个奇怪的表情时,我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

有时更糟的情况是,在后来的一阵静默和回想后,我才得以发现,想解释却也来不及了。



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之后,我是想过要解释和争辩,但大多数时间我选择了保持沉默,让误会随风飘荡,沉没进时间海。

如果误会埋进了别人的心里,我想… 反正自己知道事情不是那样的就行了,虽然想起的时候心会有些难过和不舒服。

因为,我怕“欲盖弥章”,越解释越把真相描黑,而且『解释』『争辩』这两门课我真的很不在行,尤其是在我慌张得结巴时更难说出有利于自己的话来,而这正是在我得到了无数血泪教训后才亲身体会到的道理 wtf。




那天玩这个心理测验,测验结果是【你不是说话太直接伤害到其他人,就是没有自信让其他人误解你】,一针见血,一句话就完全讲中了我的处境。

有时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秤座,因为天秤座是总所周知的说话非常圆滑的交际达人,然而这项天赋却和我格格不入八字不合。

但是在家却不同,在家我总是能很自信地表达自己,就算说错话我也会一直不厌其烦地解释补充,反正都是一家人,不怕他们嫌我烦。

来到学校不懂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自己身处的环境弄到我很压抑自己,或者是我自己还不能完全放开。

如果在我没发现的情况下你有幸看到在家里的我,你会觉得,我是两个不同的人。





Dear friends

其他人我不在乎,但如果有时候是因为我说的话让你们误会难过,我真的很抱歉。

但当误会发生时,你们是不可能察觉的,因为我在沉默着。

只能在心底偷偷地责怪自己,偷偷地辩解:“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Tuesday, January 18, 2011

of.happiness# 40



Blair & Serena,一段让人又哭又笑又气愤又感动的故事。

Monday, January 17, 2011

边缘素

除非有特别原因,否则不需要向他们说明你的营养饮食计划,因为,你会受到批评,嘲笑,或者激烈的抨击。

【 活力副刊节录《最敢揭发加工食物的真相报告》五之七 】


自从去年我决定做个(边缘)素食者后,我何尝没试过这种滋味。

就连跟我最亲的家人也不见得会支持。

平时爸爸嘴上不会说,但当我们为食物的事起小争执时,他都会脱口说出带有“为什么你那么小就要吃素”“为了你的三餐饮食我们很头疼好不好”等这类意思的话。

我知道妈妈对烹饪没有多少心思,也不会主动去研究食谱,煮的菜式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样,而且都是单一的菜色:炒青菜、炒菜芽……。

就连妈妈炒菜的油不是用植物油我也知道,但我不敢挑剔太多。



我知道我的决定多多少少劳烦到了家人,所以大多数时间我都不吭声,有得吃什么就吃什么。

至于那大多数时间以外的小部分时间,就是当我厌烦吃腻了某种菜式的时候才会偶尔爆发的脾气。

我庆幸自己在吃素以前已经喜欢上面包和馒头,至少我的三餐多了一些选择。



我有时会吃肉丸,因为当吃汤面类的食物时没有多少配料可选,但有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不想跟爸爸妈妈过不去。

每次爸爸唠叨我时,我就会搬出我的这句杀手锏:“我有吃 fishballs 咯 o(╯□╰)o”



其实在这条路上我有些寂寞,在我所认识的圈子里没有一个人是素食者。

每次跟家人朋友出去到素食馆以外的餐厅吃东西时,我只能盯着菜单上非常有限的选择,让我觉得有点委屈。

但这条路是自己决定的,我不能怨他人,只好把委屈吞下肚。



我当然不能强逼朋友们跟我到素食馆去,毕竟只有我一个人,少数服从多数呗。

只有一次例外。

去年我的生日派对由我坐庄,在我的坚持下,我们才终于有了在素食馆唯一一次一起聚餐的素食经验。

那也是我第一次尝到跟平时在家吃的不同花样菜式的素食。



因为种种不得已的因素,我现在只是个边缘素食者。

但未来当我有了能力之后,我就会做个全素食者。

我相信,未来我也会遇到跟我一样的另外一群素食者,在这条路上我不会那么孤单。

Sunday, January 16, 2011

Track #22

Owl City:The Saltwater Room



以前我并不喜欢这首歌,但是却很喜欢穿插在这首歌的副歌部分里的甜美女声(Breanne Düren),每一次听时最期待的就是副歌部分,一直在心底盼望前曲快快过去,这样我才可以快快听到那把我朝思暮想的甜美女声。

那时候的我,还无法接受这样 gay 的男声(Adam Young from Owl City),因为我喜欢的男声是那种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

后来,也许是我成长了,对各种各类曲风的歌曲接受度也逐渐提高,越听越把这首歌听出滋味来,到最后还认为 Adam Young 和 Breanne Düren 的此次合作成果实在是天衣无缝,越来越喜欢整首歌,而不只是单单喜欢副歌部分。

有些歌,真的需要经过时间的沉淀才可以慢慢听出感觉来。

Top10 让我感到愉悦的味道




  • 新出炉的面包飘香


  • 新洗的床上用品混合了清洁剂和太阳的清新味道


  • 妈妈刚刚熨好的校服


  • 翻页时书本沁出的淡淡香味


  • 洗发水到了第二天依然持续存在的清香


  • 雨后的清新香甜青草味


  • 唤醒沉睡中的我早餐传来的阵阵飘香


  • 身体乳液的香味


  • 洗脸后脸上的余香


  • 足以唤起以前美好回忆的任何味道

  • Friday, January 14, 2011

    Sweet-17th【HW】



    'Cause YOU a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

    Tuesday, January 11, 2011

    of.yummy!# 38



    我可爱的小弟于今天这特别的一天 —— 110111 长大了 1 岁,11 岁了啦。

    Monday, January 10, 2011

    晚睡强迫症

    今天迈入中五生涯的第二个星期了,我还是做不到早睡早起。

    我自小学四年级开始熬夜,那时候天天晚上我都和大姐在一起赶功课,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展开了每天熬夜的生活,一直到现在高中二了,我还是改不了这个坏习惯。

    心有余而力不足,熬夜已经根深蒂固于我的血液里了。

    就算忙了一整天下来我真的很累了,早早躺在床上却辗转难眠,有时还会越夜越精神。

    报纸上说,这就是所谓的【晚睡强迫症】。


    患有晚睡强迫症的人清楚自己第二天还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此时也有了明显的困意,只是晚睡的强迫思维却让他无法入睡。常常是,一些回忆与事件在头脑中像放电影胶片一样循环不止,好像只有此刻的自己才是最清醒的观众。强迫自己去思考、去反应,甚至用这种强迫思维战胜脑中不时传来的睡意。x


    上学最让人沮丧的事情是早晨时不管你多眷恋被单的温度,时间到了你一定得离开。

    才第二个星期,我已经感觉自己体内蓄存的电池快消耗殆尽。

    Sunday, January 9, 2011

    Track #21

    Hope ft. Jason Mraz - Love Love Love



    女歌手的名字是单名一个 Hope。
    至少我知道的是仅此而已。

    这首歌有两个版本。
    我是先认识她的独唱版本再找到她和 Jason Mraz 的合唱版本。

    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歌曲有非常阳光充满希望很清新的感觉,
    让人在听歌的瞬间一下子可以感受到沉溺在爱河中难分难舍的小情侣的愉悦幸福。

    两种版本都一样轻快,甜蜜,好听。

    Thursday, January 6, 2011

    郁闷郁闷

    怎么办,爸爸不让我补英文。


    从小到大,小一到中三,我从来没要求过爸爸让我到外面去补习。

    除了一次中二时,我去益智华小补华文,上了几个星期就后悔了,但学费已经给了,是一次过给半年的,无奈只好咬牙坚持下去。

    直到从中四开始,我才跟着爸爸补习物理和高级数学(他是我的补习老师)。


    这几年来,当许多家长把金钱投资在儿女的补习教育上时,我不知为他省了多少烦恼。

    这是最后一年了,学费虽然贵了些,但物超所值,为何就不给我去。

    况且,这一年的学费如果分散成过去几年来的补习教育费,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当我想到英文已经不错的朋友家长还是肯让孩子到外面去学英文充实自己的语文知识,尤其是他们同时还有补习一大堆其它的科目时,我更加地沮丧。


    “唉呀,英文不用补的啦。”

    我相信日后的我一定会怨恨他的。

    Tuesday, January 4, 2011

    of.yummy!# 36



    自从跟可欣开始了约定的减肥比赛(XD)后,这些天来我只能看着美食干流口水 :(

    Monday, January 3, 2011

    Deactivated.

    自从本来放在楼上的这台电脑因为收线讯号不好而搬到楼下客厅后,间接导致我越来越少上网。

    我是个自我保护意识挺强的人,我不喜欢有人看着我上网。

    几年前,有一次,当我用着电脑时爸爸突然坐在我的身旁,我一直叫他走他不要,结果我大哭大闹,他不走我就一直坐在电脑前手却是一动也不动。

    后来因为这件事给我也吃了很多苦头。LOL



    刚刚我把自己的 Facebook 户口给暂停了(但是你们还是可以照样 tag 我)。


    像我这样不喜欢(或是因为害羞)把自己的心情公开给很多人看见的人,在面子书充其量是个窥视者,只会窥探别人的生活状况,不会(很少)主动更新自己的状况。(笑)

    加上我也有点审美疲劳了。

    再说,目前我只想把上网的时间花在经营自己的部落格上。

    但我有继续保留 Twitter 的户口,因为推特人少很安静,适合自己喃喃自语或者胡言乱语或者发泄情绪。 



    嘿,我只是暂时停用面子书而已。

    有一天,我还是会回来的 :)

    Saturday, January 1, 2011

    of.random# 35



    愿 今年是个美好快乐大丰收(SPM!)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