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

My photo
她过着矛盾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想成为的女孩的方向努力前进。
最大的梦想是足踏爱琴海和环游世界,并且在风景如童话故事般的郊外拥有一间有阳台、花园与阁楼的小屋。

Thursday, March 31, 2011

Lost in reality



我觉得自己放空的功力似乎在这几年来经过日复一日的磨练而翻倍地提高了。

小学的时候,放空是偶尔的事;自从上了中学,放空是常有的事,每天重复在发生的事。

我达到了随时随地不管当下在做着什么事情一旦分神或无事可做时就可以立刻进入放空状态的一种境界。

尤其在学校里,我总是 momentarily lost in reality。

不管是自己说话还是听朋友说话听到一半时,上课上到一半时,做功课做到一半时……,我常常会无意识地分神放空。

我喜欢这么放空自己的思绪,这么暂时性地逃离现实,忘了自己的存在,忘了身边的人的存在,忘了所有的烦恼和压力。

在我看来,这放空跟发白日梦是不一样的。

放空像无意识地发呆,脑袋瓜里什么都想,同时却什么也都不想,到后来到底想了些什么自己都不清楚。

发白日梦是有意识地发呆,就好比当你幻想自己是国际大明星时,那就是发白日梦。

所以,当我放空时,别问我在想什么,因为我怎样都记不起自己想了些什么。

而我喜欢,在睡觉前那小段夜深人静的时光,悄悄地编织自己无边无际的白日梦。






最幸福的事,就是有美味可口的高品质面包和蛋糕可吃

Tuesday, March 29, 2011

of.stylish# 54



有时候,我也喜欢像这样,把彩色穿在身上。彩色的衣服,彩色的心情。

Sunday, March 27, 2011

When We're Teens



最近常常会有这种倾向:在看书看到特定的字眼时,在睡梦中梦到特定的场景时,在发呆一些特定的画面闯进脑海时;我会突然冒冷汗,有种很慌张很无助很茫然的感觉。

这都是因为这两个字呵:青春。

青春就像空气:我们处在青春却感受不到青春。

每次读到看到听到说到跟青春或有关或无关的字眼,一些让我有意无意间记起自己真的处在青春的年龄的残破片段时,我会突然冒冷汗,因为我只看到一片空白。

16岁至19岁,花一般的年龄。

我总是想做一些事,一些轰轰烈烈不平凡的事,一些只有年少的勇气才敢做出来的事,一些可以让我记住一辈子的事。

可是,却总觉得,特地制造出来的“青春场景”,失去了青春本身该有的烂漫和纯真,多了些虚假和刻意,而这些特意制造出来的“回忆”,回味的时候那股味道感觉不够正宗醇香。

所以,我慌张,我茫然,我无助。我想做一些事,但我不想特意制造回忆。

不过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按照自己上一秒的决定去落实的,那么,所有的事情不都是刻意的吗?

我不懂。每当来到这个节骨眼上时,我的思绪混乱又矛盾。

我知道自己一直在钻牛角尖,但我无法阻止自己不这样。

在我犹豫不决的当儿,青春也在一点一滴地消逝。

于是想牢牢地捉住青春,却只像握在手里的沙,怎样都抓不牢,看着它从指缝间溜走。

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但是,我们的青春,禁得起等待么。

我想做一些事,一些轰轰烈烈不平凡的事,一些只有年少的勇气才敢做出来的事,一些可以让我记住一辈子的事。

我不想,不想20几岁时的自己,后悔,后悔自己当初的优柔寡断和犹豫不决。

Saturday, March 26, 2011

Coffee, Cheesecake and Earth Hour

午觉醒来,爸爸妈妈都不在,只剩下一屋子的孩子。

幸好大姐从马六甲回来了,幸好爸爸妈妈有留下一辆车给我们。

在我们的要求下,大姐先载我们到 Hailam Kopitiam 去喝咖啡然后再出发到邻近的 Jusco's Secret Recipe 去吃蛋糕。

家里有一位随时待命载我们出去兜风游玩的小大人的感觉真棒呵。



我和Ryan。刚醒过来的我,处在脸水肿眼睛无神状态。唉,还有我的新浏海… =,=


在 Hailam Kopitiam,姐姐弟弟都点咖啡或果汁,只有我点了一盘 Vegetable Roll 小吃,因为刚从午睡醒来,好饿呀…

然后二姐突然想尝试那里售卖的冰淇淋蛋糕,我们就点了一盘 Mocha Almond Fudge 一起 share share 吃,味道还不错哟。

刚巧我们碰上了 promotion,只要消费满 RM20 就能获得一杯免费饮料,所以 yea 我们点了一杯 Three Layered Tea (味道有点过甜呢)。




Mocha Almond Fudge。




Three Layered Tea 不在图里哦。


自从几年前吃过一次阿姨买给她女儿(我最亲爱的堂妹)的冰淇淋生日蛋糕后,我和二姐就对冰淇淋蛋糕念念不忘,但一直没有机会吃。

这次,总算解了我们这几年来对冰淇淋蛋糕的相思愁。




不久前,大概是上个星期吧,我迷上了 Cheesecake。

以前我不大喜欢 cheesecake 的味儿,觉得很反胃。

上个拜六,二姐为了“抚慰”我跟爸爸吵架后那颗受伤的心灵,她到 Secret Recipe 买了一份 Green Tea Cheesecake 给我,因为她知道我爱吃跟绿茶有关的周边产品。

没想到我爱的 green tea 跟我讨厌的 cheesecake 结合在一起,味道竟然融合得恰到好处,非常好吃。

而且因为那次,我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芝士蛋糕。

之后两天的晚餐我都在吃芝士蛋糕呢,吃了 Expresso Cheesecake 和 Cappuccino Cheesecake。

我和二姐还定下了要把 Secret Recipe 的所有芝士蛋糕都尝遍完的目标。



我和蓝草莓芝士蛋糕。


今天下午,我们尝了 Blueberry Cheesecake。

这块蛋糕是我大弟请我吃的哟,呵呵,谢谢他。

吃芝士蛋糕嘛,我觉得如果能配上一杯绿茶,就很完美了,因为绿茶能中和芝士蛋糕的腻味。




今晚上,8.30pm 到 9.30pm,一年一度的 Earth Hour 又到了,请大家多多响应这项活动哟。





关灯一小时,嗯,根本不难呀。

如果真要救地球,我们平时也应该这么常做的;但由于这项活动是国际化的,能够与全世界的人民一同响应这项活动,感觉有些些奇妙哦。




Mirranda Kerr,来自澳洲的国际名模,是今年的 Earth Hour Global Ambassador。




Switch OFF the lights, YOU can make a Difference. :)

( 真是的,马来西亚应该邀请我成为 Earth Hour Malaysia Ambassador 的 ~ )

of.reminiscence# 53



旋转的木马,是我们小时候不管怎样都会央求爸爸让我们骑一会的玩意儿。

记得爸爸几乎每次都会摇头说“NO”。

现在长大了,虽然不再喜欢玩这些玩意儿,但每次经过旋转木马时,还是会下意识地在心里想:爸爸肯定不给玩。

Friday, March 25, 2011

Fringe and Prettys

星期五。这天终于到了,感觉松了一口气。

最近一直容易觉得疲倦,以前熬夜到凌晨三四点才睡都没问题,但现在凌晨十二点如果我还不睡下第二天我的精神一定很差。想必是三月假期过得太过闲逸了。

再说,上个拜日我剪了新浏海,一种我从没尝试过的发型。在我眉毛上面短短的渐层式浏海,其实是我跟理发师缺乏良好沟通的结果,唉。

因为这个浏海实在是很奇怪(太短了,等长了一些应该会比较好看),所以我把浏海给夹起来了,所以当我不够睡眠时没有东西可以遮住我浮肿的双眼和黑眼圈了。

真是的。最高兴看到我这头新发型的非纪律主任莫属吧,想当初因为我的浏海太长而被她“唠叨”了两三次…



:P



现在说别的。

时光倒流回到星期三那天。

当天是 2010 年 SPM 的成绩放榜日,很多学哥学姐都有回来母校。

哇塞,果然离开学校脱下校服放下头发的学哥学姐真的比平日好看多了,我暗地里一直在盯着帅哥美女看盯得我的双眼都发热了 XD

但事实上,我们学校帅哥美女的比例是 1:10。呵呵。

而且我本人喜欢“kap”美女多过帅哥,因为总觉得美女的美可以千变万化,帅哥的帅好像很局限似的 :P (我的歪理)

然后,一个疯狂念头突然窜入我的脑海:为什么不趁此机会跟她们来一张合照?

说疯狂是因为我根本不认识她们,不曾说话不曾打招呼,总之我们就像陌生人一样。

庆幸的是,还有一班好朋友陪我一起做傻事,要傻就只剩这一天而已,咱们就一起在这天当个白痴/花痴/疯子吧。



美女学姐之一。



美女学姐之二。


两个我喜欢的大美女 :D!
( 站在她们身边的我们好失色呀 LOLOL

希望她们没有被我们这么贸然唐突的举动吓坏才好,咳咳呵呵。




长得很像外国佬的帅哥。


托筱丝(白衣新娘)的福,才促成这张合照 :P

Wednesday, March 23, 2011

Girls' Private Moment

三月学校假期的星期三那天,我们几个女生 -慧文 慧怡 文意 筱丝 我- 相约在可欣的家度过悠闲的一个午后。

她的家人为了留给我们更多的私人空间,竟然在我们到达之前出门去了,留下一整间大屋子给我们自个儿“自由发挥”。

这点我的家人一定做不到 囧

可欣的妈妈很体贴,特地为我们准备了一大盘蘑菇芝士意大利面、水果挞,还有很好吃的松饼(muffin)!每一样食物我都有很给脸的在吃哦 :P (明明就是自己贪吃)

而且她们家还有很多年货没有吃完,我吃完了紫菜饼还去拿巧克力饼来吃,因为这些零食在我家里早就无迹无踪了哈哈。

一来到可欣的家,减肥的事儿都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吃完午餐每个人的肚子都撑得饱饱后,我们就上楼去躲在她的閏房里…… 做什么呢?

玩 - 头 - 发。

我们要来个头发世纪大改造

除了我和可欣之外,其他人都是留着一头乌黑自然的长直发,她们决定要烫卷,而我则决定要拉直我的那一头蓬松自然卷。

由于很多人都怕做第一个“冤头鬼”,所以我就壮烈牺牲自己,做可欣手下的第一只白老鼠。


^ Before


话说,本来我以为可欣只是让我们涂头发药水(一种能让头发暂时性变直的药水),原来是我在电话里听错了,我们不用药水(因为很贵 according to 可欣),而是用hair iron。

早知如此,我应该要带埋我的护发霜和定型喷雾器(去年/前年买的,到现在都还没用完)来的,因为可欣的家没有这些东西 T.T

我真的怕我的头发会被直板夹的高温烧焦!

但我安慰自己:最多只是破坏毛发组织而已,应该不至于把头发烧焦吧……


^ Makeover in progress.


虽然我的头发剪了layer,但头发还是很多很厚重,所以得劳烦筱丝帮我把头发分成几层来烫才行。

而且因为头发多的关系,可欣花了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才终于大功告成。


^ After.


well,你们觉得怎样?呵呵。




我觉得这个新造型很新鲜,挥别了卷发的老成整个人变得更青春了,头发也变轻了,感觉很清爽。

但是脸显得更大也是真的 LOL



后来的不久之后,我觉得还是卷发的自己比较好看啦,啊哈哈哈 ;)

Tuesday, March 22, 2011

of.artistic# 52



挂在树梢上的月亮 满天闪烁的星星 形影单只的秋千 长满花儿的青青草地 可爱温馨的小木屋 还有在阁楼里甜甜地沉睡着的小女孩儿 …

我好爱这幅画。

Monday, March 21, 2011

洗澡看个性

当我跟朋友提到自己每天都是睡觉前才去洗澡,朋友都会给我『YERRR你真脏』开玩笑的半讶异半鄙视表情。

其实我觉得睡觉前洗澡很好很干净啊,毕竟忙了一整天后出了一身臭汗后洗得干干净净地才上床睡觉,这样不舒服么。

反过来说,其实我觉得你们出汗了去睡觉才算肮脏,哈。

然后就会有人反驳:反正洗澡完后都是呆在家里啊 / 在冷气房里啊 / 没有做运动啊,会有什么汗。

这你就不知道了:只要你在呼吸着,你的皮肤就在排汗着。

对我而言,汗多汗少都是汗,只不过汗少平时比较容易忍受而已。

但是,就我个人而言,睡觉之前一定要洗得干干净净的才能够睡得香,不然心理上总觉得怪别扭。

我尤其不能接受,冲凉后出门去不管地点是近是远是否呆在冷气室里,回家后就这么上床睡觉去了(脏死了!>0<)。

因为我认为,从你出门坐上车的那一刻开始,你的肌肤已经和空气中的灰尘来了个亲密接触。

通常如果晚上我跟朋友出去玩,只要回来的时间不超过半夜12点,我都会洗澡了才去睡觉。如果超过12点了,没办法就只好提早洗澡咯 :(

这是不是洁癖的一种我不清楚,如果是的话我也不会抗议,呵呵。

但可以肯定的是,上课的日子里从学校回到家后,我都会换上一套衣服,而不是一直穿着校服直到洗澡前 :)



为什么会突然有感而发写起这篇有关洗澡的随笔呢。

因为昨天我在星洲日报《大都会》玩了这个心理测验(题外话:星洲《大都会》的心理测验我每天一定都会捧场的 :P),测验结果让我边读边直呼:哇塞,真有够准确的!

还没玩过的人,都来玩玩看吧。


洗澡看个性

要知道一个人的个性如何,其实可以从观察他生活上的小细节来判断。也许你不知道从洗澡的时段也可以大略窥知这个人的个性偏向那方面,你习惯在什么时段洗澡呢?

a. 饭后洗澡
b. 饭前洗澡
c. 习惯看完电视后才洗澡
d. 习惯在上床睡觉前才洗
e. 喜欢早上起床之后才洗
f. 习惯跟家人排顺序洗澡(或因为处在大家庭,碍于家中人口众多的关系而得按照顺序来洗澡)


我想大家都知道了,我选D。

选择d:属于审美型。他们习惯将自己打点干净后,带着一身香味进被窝。通常这类人会追求美丽浪漫的感情,喜欢独来独往,不习惯过团体生活,即使和朋友出门旅游,也不愿与人同处一室。在生活方面也不喜拘泥于形式,对美的事物有相当大的渴望。


追求美丽浪漫的感情 --- 嗯。


喜欢独来独往,不习惯过团体生活 --- 我虽然是那种『一个人咋了?』,认为孤独其实是一种享受(此孤独 寂寞)类型的人,但自从在学校跟这群姐妹团混熟了后,我渐渐地也能接受一个团体的生活了。

当然,前提是要跟混得很熟的人才行哦。在此之前,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我的身边跟我一起走上走下的最多只有两个人,而且都是超要好的那种。

不过话说啊,在学校这种重视团体生活的地方,只要你孤单地一个人做着自己的事,就很容易被周遭的人划上『自闭』『内向』等等的等号。这还真伤脑筋的 LOL


即使和朋友出门旅游,也不愿与人同处一室 --- 哈,这个!不愿与人同处一室就有点太夸张了,但“不愿与人同睡一张床”却是千真万确,呵呵。

我还记得以前跟家人旅行的时候,因为我们家人数多的关系,通常旅馆都会订两间,而我通常都会霸道地要求家人把其中一间让给我当作我自己的房间。当然,我也欢迎“访客”偶尔“造访”我的房间的 XD

不过睡床一定是我独自霸占一张。有时觉得很为难下因为爸爸得因此另外付费预订一张床,不然真的不够睡了,但自己又过不了自己『无谓的偏执』这关……

还有就是,小六毕业旅行的时候,四个人一组,每组共享一个旅房,房内只有两张单人床。一般上人人都会把这两张单人床结合在一起变成一张大床,或是两个人共享一张床,但那时的我为了不要与人(就算是超级要好的朋友)同睡一张床,而选择睡在只铺了床单的地板上 LOLLOLLOL

去年跟一班朋友到 Sepang 两天一夜旅行的时候,因为大家都是玩在一起的姐妹,而且我们是住别人的家耶,所以我没有强求。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当然会选择独自睡一张单人床,问题是那时唯一 available 的单人床竟然是最靠近厕所的那张,而且是在离冷气机最远还被一张大床挡着的角落里…… 真热真热。最后,我 end up 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而且因为睡得不舒服所以只蒙眼了大约一个小时…… (这段经历到现在我都难以忘怀,呵呵。)


在生活方面也不喜拘泥于形式,对美的事物有相当大的渴望 --- BINGO。



所以我说,这个心理测验很准。不懂你们觉得如何呢?



如想知道其它选项的解析请按

Thursday, March 17, 2011

Security Alert!

今天一登入面子书就收到这份“惊喜”…


竟然有人试图登入我的面书户口!而且是来自 Jakarta 的朋友叻 @@

话说,我的密码是通用的,如果道破了一个,代表其它的 for example: hotmail, blogger etc 你也顺便一起解密了 LOL

我从来不把密码告诉任何人,家人朋友都不行,因为我对自己的东西很保护会注重自己的隐私权 :)

btw 那些以生日日期或身份证号码作为户口密码的人要特别小心了(你知道我在说呢对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