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

My photo
她过着矛盾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想成为的女孩的方向努力前进。
最大的梦想是足踏爱琴海和环游世界,并且在风景如童话故事般的郊外拥有一间有阳台、花园与阁楼的小屋。

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Things You Should Not Say


Click here to enter your password.

The Voice of America

就算是考试期间我也会风雨无阻地于每个星期日晚上八时守在电视机前面观赏我个人认为是史上最强的真人秀比赛。




美国的电视真人秀歌唱比赛『The Voice

它和其它电视真人秀歌唱比赛最大的不同点是,一开始的参赛者选拔赛是通过“Blind Audition”来进行的。所谓的"Blind Audition"就是,评审们都会背对着你听你唱歌然后才决定要不要你,所以不管你长得帅美丑肥瘦都不会影响你的表现。我觉得这样很好,因为大家都有公平的竞争机会,不会一开始就因为某些先天条件不足而遭踢出局。

另外的最大不同点就是,不只参赛者在跟彼此比赛,连评审(兼教练)自己也在跟其他评审比赛! 听起来很好玩对吧。比赛规则是这样的:每位评审都会通过“Blind Audition”去选择自己的组员,每位评审一开始都要选八个组员,每位评审是负责带领自己组别的参赛者的教练,要负责栽培他们,然后经过一轮轮的淘汰赛后剩下最后一位自己最满意的成员去角逐冠军的位置,如果冠军人马是来自自己组别的话,代表那位评审也赢了这场比赛,达到双赢的局面。


现在来看看美国版『The Voice』的评审们有谁,他们都是鼎鼎有名的音乐界大人物喔:


左到右:Cee Lo Green, Christina Aguilera, Adam Levine (from Maroon 5), Blake Shelton


所以我们有:Team Blake, Team Adam, Team Christina 和 Team Cee Lo。


别跟我说你从来没听过他们任何其中一个的名字,你这是活在石头下面么。如果你真不知道,去google下呗,花点时间去了解他们的背景,他们的“丰功伟绩”保证让你跌破下巴。说实话,一开始我就是被它的评审阵容所吸引的,因为这个阵容真的实在是太太太强大了(第二个吸引我的因素就是“Blind Audition”这个单元啦)。

经过一轮blind audition的选拔后,我最大爱的组别是 Team Blake!


Team Blake 大家庭的合照 :D


我喜欢 Team Blake,因为 Blake Shelton 是唯一一位评审走乡村音乐风,但他的成员也没有全都走乡村风啦;真正的原因是,我的 Top Favourites 参赛者都被 Blake 成功从其他评审的手里抢走了!!!
Dia Frampton(Blake右手边的短发女生), Xenia(前排最左边的卷发女生) and Elenowen(男女组合:后排右边戴帽子的男生和红发女生),他们都是 Team Blake 的人!

Blake Shelton 也是我最喜欢的评审。



从facebook摘录某段我跟朋友的对话 =p



总之,这是目前为止我看过的最好看的电视真人秀歌唱比赛!每一集都非常好看,每位参赛者们都非常有水准,表演都很棒,评审们之间开玩笑的“毒舌嘲讽”更为它的有趣精彩添上一笔;在每个来临的周末我最期待的就是它而已。

Thursday, September 22, 2011

when the days feel like Autumn


这几天寒风侵肌,一天可以下雨多达三次,一整天室内的气温像开了空调般寒冷 —— 我喜欢这样的天气;但有一点不太好,那就是衣服没有晒干透彻的话会流露出一股霉味儿,而我特别喜欢太阳烘干衣服的味道。

凌晨爬起来啃书时,那股寒冷更是一针针地刺进皮肤里,就算钻进了被子里还是觉得不够暖和,我趴在床上只觉得睡意更浓,好想就这样直接倒在床上睡去。于是,在温书的当儿我的脑海里不自禁一边幻想,如果此时此刻暖气机突然凭空出现在屋里的话该有多好。

今天早上九时十五分考完化学试卷三后,剩下的时间都没有再考其它的试卷,于是我们在学校里难得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机会。中午十二点钟,我和Z到教学楼最底层的露天集合会场去走走散心,顺便让我们快发霉的肌肤晒晒太阳,闻闻太阳的气息。十二点钟的阳光竟然一点都不像平时那般火辣辣,就连下午两三点钟时也没有了平时那股关着屋子让人感到无处可逃的闷热,那种可以让人的心情无来由变得烦躁的元素。

(冷)(光)并存。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贴切的字眼来描述像这样的天气。

我不知道天气转变的原因,现在也不是东北季候风吹起的时候,但一年中有好几次每当迎来到这种天气的那些天,都是我打从心底真心感谢并珍惜的时光。

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Quick update


今天考生物,回到家因为一件小事终于有理由让我把一整天的压抑着的情绪发泄出来,躲在房间里大哭一场。

我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明明都是自己读过的课程,在考试中却懵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考试进行中时大家孜孜不倦地埋头作答更是把那种无助的感觉无限地放大;要不然就是我想的方向完全不对,或者因为“惯性思维”而导致自己中了题目的陷阱,结果写的答案犯了平时做练习时不会犯的低级错误。我的生物考得很差,试卷二大约有四分之一是乱来的,当时在考场里很紧张地一直拼命命令自己快点想快点想,结果,什么都更是想不到。但考试结束后有时间慢慢思考时却都大概大概地记起来了,靠。

考高级数学时也是这样。那天,离试卷二的结束时间只剩三十分钟,但我还有两道大题和两道做到一半的大题目还没有做完,我的手一边写算式一边抖个不行,而且算术都是凭当时的直觉去做,根本没有仔细去思考。结果,考试结束后,我才发现自己漏掉了很多小细节,连 4+(-3) 都可以写成 -1。更要命的是,每一道大题里的小题目都是跟彼此息息相关,只要你做错了其中一个小题,你就会连带地做错其它小题,就算你的concept对了也没有办法拿分

我还记得考完高级数学后休假的那两天,晚上或者凌晨睡觉时我会被一阵突然而来的紧张惊醒,心跳突然间跳得很快,手脚突然间变得很冰冷。我知道这是高级数学给我留下的后遗症。我对自己的高级数学总是没有自信,就算我做再多练习成功解决再多道高过SPM水准的难题或者做历年考题时得了再多高分也好,这都没有办法让我对自己有信心。原因是中四第一次考高级数学的月考时,我得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不及格。从此,每一次考高级数学时不能跨越的是我本身的心理,在考场作答时我总是不自觉紧张得导致思绪一片错乱。

我总是在心里对那些因为粗心而犯错的题目耿耿于怀,很多人都会劝我考过了就算了别再去想它了反正你都不能改变什么了,但我总是不能立刻做到如此潇洒,我总是得花一段时间才能够平衡自己的心理。每次这个时候我都会反复地用『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来提醒自己,但脑海中还是会不自觉地去想自己刚刚所犯下的错误,进而影响了自己作答后来的试卷时的情绪。

也许是我对自己的期望很高,但是却没有付出等同价值的努力,所以造成我现在这个凄惨的样子。

Thursday, September 15, 2011

there's something about the coffee


咖啡真的太神奇了。

上个礼拜五考历史,考试前一天我整天整夜没睡的秘诀就是它。虽然第二天我有恶心和头晕的副作用现象,但拜五那天回到家后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多我才睡觉去,就是说我有整整大约四十八个小时没睡觉。

然后就是昨天,考高级数学前我喝了一杯咖啡。考试结束用完脑力后,一回到家我整个晕得不行,还有胸闷想吐的现象,我连午餐都没吃只换了套衣服就直接把自己抛到床上去了。但是,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听着点点小雨开始落下慢慢变成轰隆大雨再转变成细细丝雨。最后,我放弃了,看来午睡是不成了的,开电脑上网去。昨晚也是一直耗到半夜十二点多才去睡。

虽然咖啡很神奇,但是我决定在重要关头,尤其是考试的时候绝不碰一滴咖啡了。

因为,喝了它之后,它带给我的副作用影响比没有精神更辛苦。

Tuesday, September 13, 2011

an untold story

昨天是中秋节,下午的时候很久很久都没有来往的姑姑一家到我们家来给我们一个惊喜。好吧,其实那不完全算是个“惊喜”,因为他们有通知我的爸爸,但爸爸以为他们讲讲而已所以就没有提前告诉我们。他们的家在柔佛,所以平时我们很难保持联系,算起来我们好像有四、五年没有见面了。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出现对我而言真的是个惊喜。

我记得小时候,一直到几年前我最后一次见表哥表姐们,他们都很疼爱我。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从我小小开始到我十几岁(十五岁前)的时候很多亲戚朋友都很疼我,而且是“偏心地疼爱着”的那种。就是说,他们当然也疼我的姐姐弟弟们,但最疼的那个总是我,这点连姐姐们都知道也不能否认(她们有没有心理不平衡我就不懂啦)。

姑姑的两个儿子,就是我的表哥们,年长我们大约十来岁,尤其疼爱我,我记得他们还会争着关心我呢。几年前因为爷爷的葬礼,他们从柔佛到雪兰莪这里来,在我们家小住几天,那几天我如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一样,时刻时刻都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关照和疼爱。

可是,在还没有接受我这班“猪朋狗友”的“洗礼和改造”之前,我是个很害羞的女生(现在依然是,只是……没有以前那么淑女了),而且有点把这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的样子。对于他们的疼爱,我能感受得到,却不懂得报答。

爷爷的葬礼结束后,他们也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直到我们后来再一次相聚时(就是在昨天以前我们最后一次碰面时),中间这段日子里我的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令我做了直到现在都很后悔的一件事——唉,我总是,不停不停地做令未来的自己后悔的事啊。



有一天,我们特地上柔佛州去姑姑家小住两夜,表哥们当然都很开心我们的到访,但在那两天内我却对表哥们不理不睬,而且当他们主动关心我、想跟我说话时我几乎是怒目瞪着前方,不看他们一眼。其中一个比较帅的表哥碰我的手,想知道我发生了什么是,但我却粗暴地把他的手推开了。

我的姐姐们都很仰慕那个帅帅的表哥,在他们离开后,每当提起表哥们时姐姐都不劳其烦地告诉我那个帅帅的表哥有多疼爱我,最后弄到我后来对表哥生起了反感,所以在那两天内我这么粗鲁地对待他们是因为,我不想他们再关心我,不想他们再疼爱我,因为这一切都让那时的我觉得很恶心。

直到现在,每当我回想起这一段回忆时我的心还是懊悔得疼。

我不知道那时的我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到底有多大,而且在那一个年龄的时光里,我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直到我慢慢长大;直到我跟爸爸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的叛逆期结束,思想越来越趋向成熟;直到我因为叛逆和性格的改变而失去了很多人的疼爱,不再像之前一样把别人的疼爱和关照当成理所当然;直到经历了一连串的成长过程,我才渐渐学会以感恩和诚恳的心去报答每一个对我好过的人。

但对表哥们而言,我好像太迟了。

昨天他们到来我家时,我的心里很挣扎,躲在楼上的房里不懂该不该出去招待他们,不懂我该怎样去打破这块冰去跟他们说话,不懂我该怎么做。最后,我选择了最宿头乌龟的做法,我留在了房里。

一直到我从楼上厕所回来房间的途中碰见二表姐后,我才“无路可逃”了,被逼下楼去打声招呼。大表哥听见我下来后,有回头跟我打招呼,但三表哥连望我一眼都没有(我的报应)。

当看见表哥的那一瞬间,一切回忆如潮水向我涌来,我想逃,但却不能逃,只好尴尬地站在他们坐着的沙发后面。姑姑一直叫我坐下坐下,坐到她身旁的空位去,但我不敢,如果我坐过去,表哥们的视线就可以望到我,我情愿站在他们的后面。姑姑就一直说我害羞,还“揶揄”我长大了不能再害羞了。

天,我承认我是害羞,还羞得不得了了,但我这次不敢坐过去是还有其它因素造成的,而我相信姑姑从来都不知道我和表哥之间发生过的事。再说我现在根本不是以前表哥们疼爱的那个我了,我想要他们在回忆里保留我可爱天真的那一面。

后来,我终于找到机会逃回上来了(别问我怎样!),直到晚餐时间我再也没有下去过。

跟我心里想做的不同,我没有主动去跟表哥们说话。我也想道歉,但我想找个单独的机会跟他们说“对不起我曾经伤害了你”,我可不想在一群家人的围绕下开口说出这件让我难以启齿的事。



我一直不敢把这件事写进部落格里,如果不是在今年的中秋节这一天表哥们的突然造访对我造成很大的情绪波动(表面上我还是平静个不行),我想我会永远想把这件往事尘封起来。

直到我的年龄够大了,能够单独驾车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我想那时候我才会找个时间约表哥出来喝茶,把拖延了很久的“对不起”当面说出来。

Sunday, September 11, 2011

to be, or not to be?

上个星期考了四科,接下来的这个星期轻松多了,只考两科:道德教育和高级数学。

本来考试前我下定决心不再拿“提示(tips)”,想凭着自己的实力上考场,毕竟这是SPM前最后一次可以考验自己的实力到哪儿了的时刻。

我觉得学校真的很过分,几乎每一个科目都有老师泄漏考题给学生,更过分的是有的甚至把整张试卷的题目都泄漏出来。看清楚了,是整张试卷的每一道题目,一题都不漏!他X的,这算什么考试啊!我们这里的教育制度太过注重考试成绩,我也明白这次的预考是关乎未来极其重要的一次考试,因为有的奖学金和大学申请都需要用到这次的考试成绩,但如果你真的在乎成绩在乎未来你就应该早早做完温习的准备啊,为什么要靠着“羊肠小径”去取得好成绩。我真不明白,这次的作文考卷,就算你在前一天背完了整篇作文,背得滚瓜烂熟的,在SPM考试的那一天没有了tips你能写得出那么优美成熟的文章吗。最不爽的是历史试卷二,老师把每一道考题都泄漏给了学生,不懂老师是怎么想的。好吧,我完全不反对老师泄漏历史『作文』部分的考题(我基本上就是靠拿这部分的tips活过来的),但如果连『问答部分』都泄题出来,而且不是那种叫我们专注哪一个章节的哪一个部分的泄题法,而是把每一字每一句的问题都一字不漏地丢给学生,那简直太。过。分。了。

为了应付历史考试,考试前一天回到家开始到第二天的早晨,我整天整夜只睡了一个小时,一直在桌子前面啃历史。为了什么?为了能考取好成绩,就算是临时抱佛脚,我非得把整本书读一遍才安心(虽然最后也没能读完整本书)。结果咧,第二天在试卷二开始前一个小时,我才发现原来老师给了学生整张试卷的问题。我之前还以为老师只给作文部分的考题,原来是整张试卷啊,怪不得大家这么轻松,怪不得大家前一晚早早就休息了。我承认我不爽的原因是:以前考试比我差的人这次可能会比我好很多,那些比我好的人会比我更好。所以,本来只打算看一看作文部分会出什么样的试题的我,在试卷二开始前三十分钟,开始疯狂地背作文部分的要点。好强呗。我就是咽不下那一口气。不过试卷二问答部分的问题我没去看,因为我想考验我自己(花了一个不眠之夜去啃书的努力不能白费),而且我对自己在这一部分蛮有信心下,上一次的试卷这部分满分四十,在老师没泄题的情况下,我拿三十九。

我真的希望接下来的几张理科重点科目:物理、化学和生物试卷的考题不。会。泄。漏。出。来。这三科我可是花了蛮长的时间去准备(虽然没有尽了100%的力,但70%还是有的),如果老师泄题了,大家轻轻松松地就可以拿到高分,我会很。不。服。气,我会气愤得想杀人。

但如果大家都拿tips,我想最后我也会“随波逐流”,因为我 —— 输不起。我不想花了一番努力去准备考试的结果是,我的分数比那些只靠tips的人还要低。

鄙视我吧。连我也鄙视自己。

Friday, September 9, 2011

Time stops.


无所事事却不想下线的时候,我喜欢开着自己的部落格,一边听部落格的背景音乐,一边转动滑鼠不停地转圈圈,看着粉色雪花缓缓落下连绵地覆盖在熟睡女孩和兔子的身上。在与天地相连铺着点点红花的草原上,女孩抱着兔子安静无虑的睡脸,飘扬在耳边的悠悠琴声、断续鸟鸣;一股平静的感觉从心底涌起,只恍惚觉得,世界一片幽静美好。


背景音乐:A Path To Solitude by Dan Gibson.

Saturday, September 3, 2011

Hey, it has been a while. How are you..? :)

the moment i see you, i realise one thing for certain - time may take away our youth, but some memories just would not fade away, especially the good old days we have spent with each other ♥



万万没想过我们会在这里,这家餐馆里相遇。

我的座位是对着餐馆外的一边停车场,我先看见你的爸爸,正犹豫着我有没有认错人呢,毕竟这里离你的家好远好远,然后我就看见了你的妈妈,确定了他们是你的父亲和母亲后,一瞬间你和你的弟弟妹妹出现了。

当时我又惊喜又慌乱,这一切发生得毫无预兆。

你还没有看见我,我正想着该如何跟你打招呼,是该喊你的名字呢还是该跑过去你那儿。思绪一片混乱中我只懂得用两眼怔怔地望着你和你的家人,伸手隔一个座位的距离不停去拍打二姐的手急乱地说你的名字;二姐看见你后,也是一副惊喜的样子。

只一瞬间我的整家人也都看见了你。没错,我的爸爸妈妈姐姐们都认识你,也清楚地知道你是我小学时期最要好的朋友。

过后你随着你的爸爸走到餐馆另一边背对着我的桌子。

我不知道你已经看见我了没有,但当时的我却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我还有时间准备。

我的视线范围无法看见你,二姐担起了跟我“通风报信”的责任,时不时转头望去你的方向也不忘通知我:她看过来了她看过来了。我却不敢一直回头望去你的方向,我不懂如果我们的视线对上了我该怎么做。

但是如果我一直不回过头感觉上好像很残忍……,然后,我们对上了彼此的双眼。

不懂为什么,当我们俩隔着几张桌子的距离终于挥手打了声招呼后,我的心反而安定下来了。



你出现的时候,我们早已用完了晚餐。

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跟你交谈 —我真的很想,我们真的很久没见面了— 但我这个人老是会觉得尴尬——如果我这么走过去,你的家人一定会望过来,然后,我们要在两家人的视线下寒暄交谈吗?我打了个寒颤,这太尴尬了吧。

但我的家人一直催促我:过去啦过去啦,妈妈还叫二姐陪我去壮壮胆,我把心一狠,好吧!我走过去就是了!

刚准备起身,我就看见你从座位上起身了,我以为你要走过来我这里,慌忙起来拉二姐过去,却发现你和你妹妹半路上转了一个弯…… 原来你们要借用餐馆的厕所。

这真叫我进退两难。坐回去?还是去厕所?算了,都起身了,就跟着去厕所好了,二姐也是时候建议:你在厕所外面等她啦。二姐说这话时,我一下子坠落时光隧道,想起了以前我们也是常常结伴去厕所呢。

到了厕所外边的墙,我心里真的很紧张,因为自己不擅打开话闸子。

还有,我的穿着很随便,因为是在家附近的餐馆吃,我的朋友没多少住在这区域(实际上一个也没有),所以常常都是衣服没换直接穿着家里衣出门;我怕我牙缝有东西,所以,我微笑,然后叫二姐帮我检查;我真恨自己刚才吃多了蒜米,不懂说话时会不会有很重的气味;我的头发没打理时就乱蓬蓬、卷来卷去的…… 总之一句话:整个宅女样。



犹豫来犹豫去(典型的天秤座),最后我什么都不管了,大踏步跨过墙…… 我还以为墙的另一面是更辽阔的空间,没想到是只约一平方米的洗手间;我还以为你会在厕所间里面,没想到你就站在洗手台前面。

我的开场白不是文艺的一句“好久不见”,而是一句“没想到我会在这儿遇见你”直接进入正题。

我们两个就站在厕所间外开始聊天,虽然厕所的臭味虽淡却难闻,但因为有一面墙把家人的视线都隔开了,我反而觉得轻松自在。

你妹妹上完厕所后就乖乖站着听我们交谈,突然小声无奈地冒出一句:你们需不需要站在厕所外面讲话…… 呵呵呵,有得选择的话我们当然也不想,是情势所逼啊。

我和你只短暂地交谈后就分开了。

本来我有些老大不愿意来这家餐馆用晚餐,但遇见了你之后一扫之前的阴霾,直到回到家坐下敲打这篇文章时,我的心情还是有些激动,更不用提我是多么地开心。



嘿,你知道吗,我有些没说出口的话想告诉你:

很久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斯文漂亮,还是那么瘦。 每次看见你,我都会有种错觉,好像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分开过,好像我们不在彼此身边的那段长达五年的青葱岁月不曾存在过,好像这五年来我们一直都在彼此的身边。 看见你,仿佛时光倒流一切都回到了从前,我们是如此亲密要好。我真的很开心在这里碰见你。你说缘分这东西是不是很奇妙:你第一次来这家我已经到访过无数次的餐馆,就遇见了我,或者换另一个方式说,我就遇见了你。我真的爱死了“缘分”“巧合”这些很玄的鬼东西,而且这种事情在我生活中发生的机率很小,更让我特别珍惜。你知道吗,这几年来不管我的身边多少个朋友来来去去,但只要提起“好朋友”这三个字,我一定会立刻想起,你的名字。有些不堪的小学回忆,我是怎么都不愿再次想起;但你,是我永远都不舍得从记忆里删除的身影。


这篇文章,献给你,献给我这从四年级起就认定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的好朋友。


p/s: 这篇文章可是花了我三个小时的时间啊,本来还打算在今晚啃历史的,唉。

p/s/s: 真期待我们考完政府预考后一起出街的那一天 :D!

Friday, September 2, 2011

the book i have been waiting for

自从从妈妈口中得知这项消息后,这个假期我本来很期待去海外华文书市的那一天。当那一天终于到来时,爸爸却临时取消了带我们去书市的计划。隔天早上,妈妈进来我房里忽然又说等一下爸爸会带我们去书市,可是最后计划还是取消了。我早有预感会这样,所以当妈妈第二次通知我时,我也没有特别兴奋。我也没有很愤怒,我只是不喜欢爸爸这么随意毁约。今年这次并不是新鲜事,两三年前爸爸也是因为种种理由而突然取消去书市的计划,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踏进过在城中城举办的海外书市。老实说,我就只去过一次罢了,如果没记错,那是在我中二时举办的那一届。

对于不能去城中城书市这一件事我不怎么在意,最让我耿耿于怀的反而是一本书。在本来计划去书市的前几天,我留意到星洲副刊有附送那一本书的特别折扣印花,我兴奋极了,把它小心翼翼地剪下然后收起来,等着去书市时带这枚印花去“朝圣”。后来计划取消的那一天,我很失落(但没有show出来),不是因为不能去,而是因为不能用特别折扣印花去买那本书。自从PMR考到全优的成绩然后从爸爸和亲戚手中得到了“奖励金”后,我买书的开销都是自己掏钱包拿出来的,这两年来要求爸爸买书给我的次数我用五根手指头都可以数的完(除了参考书),更何况每一次都只买一本呢。所以在买书这方面我特别“calculate”,如果能用最便宜的价钱买到同样品质的一本书,是我最快乐的事,所以我特爱中国的出版社,比台湾的出版社价廉物美多了。

那一天晚上,我在二姐的房里跟她聊天,忽然记起二姐隔天会搭朋友的顺风车一起去书市呢。我赶紧把那片印花拿出来交给二姐,千叮万嘱她一定得帮我把这本书猎回来。二姐老大不愿意的样子,说:书市那么大,我要怎么找。我就告诉她书市有分成好几个馆,教她如何去找,末了还郑重地交代她:你一定要帮我买回来,这本书对我而言很重要,当初作者在副刊连载部分内容时我已经在追看了,我很喜欢这个作者写的东西。当这个作者的文章不再出现在副刊星云版时,我一直很希望有出版社慧眼识珠把她的文章结集出版,没想到这一天终于到了。二姐见我如此坚持,答应了,但还是决定用投机取巧的方法:唉我还是干脆直接叫员工帮我找好了。我没有异言,管她用什么方法,只要“结果”是一样就行了。

隔天,我从上午等到中午,一整天做事心不在焉,然后下午时收到二姐的sms,我的一颗心才终于安放了。可是从下午等到二姐回来的那段时间,我还是心不在焉的,读书根本读不成,因为我满心盼望二姐回来的那一刻。晚上十一点钟,她终于回来了,hallelujah。

花了那么长的篇幅来显示我对这本书这个作者的重视,这时候你该是心痒痒地想知道这个让我如此屈服在他魅力之下的书和人是何方神圣了呗?



(xuan)素莱的《随军翻译》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