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

My photo
她过着矛盾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想成为的女孩的方向努力前进。
最大的梦想是足踏爱琴海和环游世界,并且在风景如童话故事般的郊外拥有一间有阳台、花园与阁楼的小屋。

Sunday, October 30, 2011

Unwelcome Visitors

不知道今晚是怎么了,一只又一只的马陆不懂从哪里跑出来,在楼上的客厅里逛来逛去。

一开始我还是见一只叫弟弟上来杀一只。Ryan 真好,电视机里播放着的是他最爱的足球俱乐部阿申纳对切尔西的现场直播,但他在听见我的叫喊后还是会上来帮我解决掉这些麻烦的东西。

第一次时出现了两只,弟弟用卫生纸把它们捉起然后丢进马桶里冲掉;第二次时又出现了两只;第三次时我就叫爸爸上来,毕竟我怎么忍心一直把 Ryan 从电视机前叫走呢;第四次时我无奈了,自己亲手解决呗;第五次,轮到大姐了,她自己看到的不是我叫她上来的哟;第六次,阿弥陀佛我累了麻木了,马陆捉来捉去都捉不完,干脆放任它在客厅里游荡好了。

不懂第七只、第八只、第九只、第十只…… 现在在哪里?它们的窝又在哪里?母马陆有多大只多长?总共有多少只马陆宝宝?光是用想的,这些想法已经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但我们也不能放着它们不管呀!毕竟楼上的客厅是通向主卧房、姐姐弟弟和我(总之就是我们一家人啦)房间的主要区域,之前就有发生好几次马陆“登门拜访”我们房间的案例,我本身也捉过几只马陆丢进马桶里冲掉。我不是那么没用的只会尖叫的大小姐好不好,嘿嘿,只是有得依靠的时候我会自动选择依靠(你猜对了,那时 Ryan 和爸爸都不在家,只好凡事自己来 XD)。

本想打算在家中养马陆的天敌来对付它们,但我上网查过了,马陆是没·有·天·敌·的。
当行动缓慢的马陆在感觉到危险时,会以头部为中心,将身体卷曲成圆圈状,只露出背部较坚硬的部位,避免脆弱的腹部和足部遭到攻击。有时也会从口中或身体两侧的臭腺分泌出特殊异味的液体或气味,用来吓阻敌人靠近吞食,所以甚少食虫动物会去补食它。

对了,它们高兴的时候还会爬墙的呢。我只衷心希望,它们千万千万不要一时兴起爬到我的床上去,我可是会心脏病发作的哟。

Thursday, October 27, 2011

Track #24

Noah and The Whale:L.I.F.E.G.O.E.S.O.N

L.I.F.E.G.O.E.S.O.N by Noah and the Whale

Monday, October 24, 2011

Untitled

我沉迷了。




我不想醒过来,因为醒过来让我情绪很糟很低落。





我只是暂时荷尔蒙失调。
不久就会好起来的。

Sunday, October 23, 2011

Lost control

总是在重要时期迷上某些书、音乐或连续剧。

这种突然的迷恋在这种非常时刻是很致命的,因为在那段时间其它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一遍又一遍地看那本书、听那张专辑,或是不眠不休地追看那部连续剧。

如果不能去做当时我迷上的任何活动,我宁可躺在床上发梦睡觉也没有冲劲去读书,就算勉强读书了也是心不在焉,常常走神。

我猜想,可能是考试压力大,我想逃避现实。我虽然知道是这个原因造成这样的我,但我还是控制不到自己。

几乎每一次在重要考试来临前我一定会有这段“压力过渡期”,会维持多长多短的时间就得看自己的意志力够不够强大得足以把我拉回现实。

奇怪的是,当考试结束,这种对某些事物的迷恋却消失了。

还有三个星期就是SPM。靠。





…… 我想成为若曦这样的女生。

Friday, October 21, 2011

Peace, Love and Gratitude


=DDD 很高兴我喜欢的作家发现了这篇我写的拙劣文章,很高兴她留言了,很高兴她知道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个不知名不相识的读者这么热爱她的书。

其实,她算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本地作家。本地作家的书我看了不少,梁靖芬龚万辉黎紫书李永业etc,但论特别喜欢的,暂时只有她呗,另外还有一个我还蛮喜欢的作家,叫钟怡雯,但现在先不提她。

对我而言,禤素莱在我心目中的身份不只是作家这么简单。她还代表了,一种我对去实践自己想要的未来的勇气,一种随遇而安、凡事顺其自然的生活态度。

在看完了她写的书《随军翻译》后,我意犹未尽,上网去翻她刊登过的所有文章,但好像只找到了一、两篇,一篇是纪念游川的,写得非常精彩,另一篇是关于一个女孩和鸽子的散文。

说些读后感吧。其实我想提笔为这本书写感想了很久,但一直无法下笔,话说我最讨厌写阅读报告了,但这本书却让我有种想写读后感的感觉,但因为懒惰所以一直托到现在。然后事缘有一天我喜欢的作家都亲自留言了,我还有意思好再拖延吗赫赫。




禤素莱:随军翻译



这本书,我最喜欢的是第一章《军事机密》,她以活泼轻松有趣的笔调描写了军中的种种让人莞尔一笑的趣事,看得我很开心,这可是凡人如我刺探美国军中不为部分人知生活的第一手热辣辣情报啊。

第二章《游在墙上的鱼》和第三章《羊入狼群》,她随军扎营进入了中东国家,从第二章开始书本的内容就越显沉重,我一边看一边生气一边打抱不平一边无可奈何,情绪跟着她的遭遇和面对的大量文化冲击起伏不定,激动得很,怎么在这个文明的时代还会发生这么不文明没人性不道德的事情?!

因为她是唯一亚裔女翻译,而且是以伊斯兰信仰为主的国家(我国是也)的人民,所以比其他随行的翻译员遭到更多阿拉伯男性过度膨胀可笑可悲的大男人沙猪主义和长期被打压和被剥脱基本权益后导致性格和思想皆扭曲的阿拉伯女翻译的欺凌。但是,这些只是乌合之众,书本里面还是有提到几个受过高等教育、极有教养待人彬彬有礼讨人喜欢的文明阿拉伯人,好像任职将军一等贴身翻译幽默优秀的雨果,善良有趣的腊亚医生,和仗义直言的阿拉伯翻译管理莎拉

在面对不讲理、莫名其妙的冲突时,她都一贯用同一种态度面对这些爱惹事生非的人:你不及我水平,我没必要跟你争论,以免降低自己的身份。所以,面对无中生有的争执时,她选择沉默,却被那些人看成懦弱。因为她的沉默,那些人都爱拿她找碴,觉得欺负她比欺负人高马大的欧美翻译容易多了。刚开始我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能够如此沉着冷静地面对这些荒谬的事情,但最后我了解了:漠视一个人的特意挑拨是对那个人极大的还击。他们就是故意要弄你生气,如果你不生气,目标达不成他们会觉得非常受挫。

来到书本接近尾声的后半部,一个叫乌姬的年轻女翻译跟她一起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在执行那项任务的期间,因为她们跟营里面的几个当地女翻译为了床位这件小事起了冲突(当然事端不是由她们挑起的),军方发现有人想对她们不利所以把她们转移到一个受高度保护的营地去。但最后在执行那项任务时,因为发生了一些小意外,在逃生时一片人荒马乱中乌姬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身份而不幸地被一些偏激的当地人(可能是跟她们有“床位纷争”的人的家属)认出并杀害了!看到这里,我真的为乌姬感到心痛和愤怒,她还来不及离开就得葬身在她讨厌的国家里。我一直在想,乌姬失踪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他们爽快不拖拉地下手,那可能是最好的死法;但万一,如果那些人不想让她死得干脆,又(性)虐待又残害让她活得苟延残喘痛不欲生…… 我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一个年轻无辜的生命上。

我本来就对阿拉伯国家的一些事情略有所闻,但就仅此而已,没有更深入的了解。透过高中的历史课本,我们学习到曾经辉煌不可一世的 Tamadun Islam,那些拥有优秀品格的统治者,如何造就一个曾经傲视天下的王朝。我还以为,古人的优秀虽然不会完整地传承下来,但至少会遗留榜样和警惕于后世。但透过这本书,我才发现,当初的辉煌以及造就这些辉煌的优秀品格和思想在大部分的阿拉伯子民身上已经不复存在。

就像书中那位对自己的文化极度了解并具有反思能力优秀的雨果说的:
『这已经是个停滞不前的文明,它虽然还没没落,可是就像一个不再学习的孩子,从此再也无法长大,或者放缓长大。它还眷恋着自身过往的辉煌,放不下曾经的体面,讲究别人对自己的礼数,却继续忽略对他人的礼数。极度的不自信表现出来,就成了极度的自大,再也容不下批评,还往往把自己的衰败被视为被迫害。以野蛮的手段打压他人文明之余,还以为是自身文明的胜利,看不见那是自身的倒退。』

只有当阿拉伯国家有更多像雨果腊亚医生莎拉这类的人物,才能拯救这个衰败退化的文明。

看完这本书,我要谢谢禤素莱给我上了一堂极富冲击的文化课。我感恩,自己能够出生并活在文明的国家里。并衷心期盼,这个世界没有战争,有更多的和平和爱,大家不分肤色和宗教和睦共处 :)




借作者的一句话来作结尾:
安逸的人们不要轻易妄说渴望战争的洗涤。 』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About... Life.

这些都是我从悦读书房的wall抄录下来的。
我觉得这些语录和忠告都挺有意思,所以想跟大家分享,与各位共勉之。


励志语录
1、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
2、当你感到悲哀痛苦时,最好是去学些什么东西。学习会使你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3、世界上那些最容易的事情中,拖延时间最不费力。
4、人之所以能,是相信能。
5、一个有信念者所开发出的力量,大于99个只有兴趣者。

关于爱情
若爱,请深爱,如弃,请彻底,不要暧昧,伤人伤己。
柏拉图说,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
柏拉图说,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十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关于坚强
除了你的亲人和三两知己,千万不要把自己的软弱展现给外人看;千万不要把自己的狼狈述说给外人听;因为根本没有人会觉的你很可怜,只会觉的你很无能很没用。大多时候,事情都要学会自己一个人承担,因为没有人会帮你。什么事情都要学会自己一个人坚强,因为凡事都靠自己!

关于友情
请远离这样的“朋友”:她明明很讨厌你还要装跟你很好;她跟你很好却在别人面前说你坏话;你以为跟她无话不说但她却有很多事瞒着你;可怕的是她也说讨厌的人却跟对方很好;最可怕的是你把她当成最好朋友她却出卖了你。她的友情里连真心都没有,这才是真正的可笑可怕的。

比尔盖茨的五大忠告
1、社会不公是客观存在,不要想着去改造它而要适应它。
2、社会只在意你的成就而不是你的自尊,你越强调自尊,成功的路就越窄。
3、社会的每一个地方都要分等排名。
4、陷入困境时不要抱怨而要默默地吸取教训重新奋起。
5、不要在背后批评别人,尤其不能说老板无能无知。



老实说,我以前最讨厌最排斥的就是看属于励志这类的书,但我在中四时却慢慢喜欢上了励志书,而且有段时间很喜欢去图书馆借这类的书来看,而我最喜欢的励志作家是刘墉,但他写的纪实小说《啊啊》也很好看,当初在报纸上只看了简介我就非常喜欢了。

没什么,只是看到“励志”和“忠告”这些字眼就突然想跟你们说这些。

It's time to Move On



自从那一天以后,我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失魂落魄的。知道了一些事情以后我一直还活在震撼中,我不得不相信时光真的会改变一些东西,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地以为只要你有心,任何东西都可以保持不变。其实一直到现在,我还这么坚持相信着。我知道,都是环境的影响呗,一个人改变的理由跟他周遭的环境划分不开。我只是,当我闭上眼睛,想起以前我们的过去时,我只是忍不住觉得心酸罢了。我以前常笑二姐傻,因为她老是放不开、怀念着已经消逝不见的过去,但原来啊我自己也何尝不是。我觉得,咱们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还不能立刻习惯变化,尤其是当你见证过、爱上了、习惯了发生变化前的生活模样。唯一让我庆幸的是,变化前的我们,还是很单纯美好。但正因为如此,这也成了现在最让我放不开,想永久地紧紧抓着的东西。

但现实是:大家都会变,一直都在变化中。“是时候,学着去习惯面对改变了,总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去的时光海里对吧。”这些话,说起来比做起来容易多了。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Happy news



嗯,很开心 :)

跟年中考试比起来算进步不少了,最满意的是高级数学和道德教育。想当初每次都是这两科把我的总平均拉低得够够力,以前都是拿B到B+,这次总算让我扬眉吐气了一番。而且,听我算术科目是强项的二姐说,她的高级数学预试成绩只拿了A-,这让我更加得意了嘿嘿。历史的成绩跟年中考试时一样,都是96。最让我不爽的是化学,我把试卷二和三拿给我的补习老师看,她是别间中学的现任中六化学老师,有批改过 SPM 试卷的经验,有些我明明答对了关键字都写了的问题,我的补习老师也说我根本没有答错,但批改我这份试卷的校内老师却不给我分!这些冤枉题加起来有8分了好可恨啊。其它的科目大致上都进步了,除了数学 T____T 我的数学常拿A+的,这次可能我把大部分心思都转移到高级数学去,所以成绩下滑了。这叫做,有得必有失?LOL。

无论如何,看到这张成绩单的时候,我的心情是飞扬的。

OK 我要更加努力了,在下一次的政府考试把这次的A全部统统升级成A+(除了语文科,我的死穴)RAWR!刚好我给自己放假的生日星期到今天正式结束,是时候开始努力啃书,是时候减少上网的次数和时间了。

大家都要加油。


(p/s: 同是雪州学校的同学,请不要跟我比较分数(虽然我知道你已经比了),我把成绩单放上来不是为了跟你比较或炫耀。大部分科目我都没有靠tips,就算有也只是最后一分钟才看的tips,而且不是整张试卷,只是试卷的小部分而已。)

Monday, October 10, 2011

A few clips from The Voice S1

The Voice 总决赛在今晚播映了,我最爱的参赛者,来自 Team Blake 的 Dia Frampton 没有得到冠军,只得了亚军 =( 冠军是来自 Team Adam 的 Javier Colon,他是实至名归,我不会替 Dia 抱屈叫冤,但在我的心目中,Dia Frampton 是最棒最优秀最独特的那一位,她是我心目中的 The Voice Season One 冠军(好老套的一句话,每个粉丝都这么说呗)。

四个来自不同教练队伍的参赛者在总决赛的表演都非常非常精彩,我感谢电视台在每个拜日晚上播映了第一次后,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也会重映几次,所以我可以有机会回顾欣赏这些表演。

说说 Dia Frampton 吧。在 The Voice 第一集正式在马来西亚电视台播映之前,我和二姐在电视台看到这项节目的精彩预告后便迫不及待地上网(youtube)去 sneak peek 几眼。那时候,我们一个参赛者都不认识,只随便点击进入任何一个跟节目有关联的视频去看。偶然间,二姐点入进去一个视频,在冒起袅袅云烟的舞台上一个模糊女子穿着端雅白色连衣裙的身影在黑色钢琴前自弹自唱,声音甜美中带些暖暖绵绵的东西,很独特的一把嗓子。我整个人如遭电击般,立刻知道她是我喜欢的那一类歌手。随着镜头慢慢靠近并放大女子的脸部特写,女子的眼睛大大粒样子甜美,果真人如其声,让我更爱她了。但是,别误会,就算她是丑八怪我还是会用心去聆听她唱歌的,而且有几个我非常喜欢的歌手样子并不怎么耀眼。最重要的,还是那把声音。

因为“Embedding disabled by request”,所以我放不上视频到这里来,要看的人可以到 youtube 去看,视频链接在这里。在我听了她翻唱的《Heartless》后,我去听原唱者 Kanye West 的版本,只觉得…… 呃。


这个是在半决赛时演唱的《Losing My Religion》。





这个是她在总决赛时呈现的自己的曲子,《Inventing Shadow》。




Dia 和她慈父教练(Blake)的老婆合唱的《The House That Built Me》。表演结束后,Blake 说,Dia 是他的家人了,Dia 感动到流眼泪,连我都很感动。我真的很喜欢 Blake 和他的参赛者之间的感情,像友情又像亲情。我好喜欢他,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他的家人 =(




值得一提的是,在每次表演之后的隔天,由 Dia Frampton 翻唱或演唱的歌都占据 iTunes 下载排行榜的榜首,就连 Javier Colon 在决赛时呈现的自己的曲子都得屈居第二,可见她的魅力和人气一直都是所有参赛者当中最高的那一位。



+



By the way,Javier 是我二姐最喜欢的参赛者。一开始在 Blind Audition 时,他已经得到四个评审的“I Want You”,但最后他选择归属 Team Adam。在后来的每次表演中他的实力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我说,他得到冠军是实至名归,所有观众都会心服口服。但我并不特别喜欢他啦。Team Adam 的人马当中,我最喜欢的参赛者是 Casey Weston。


Casey Weston - Black Horse and The Cherry Tree





Javier Colon 在 Blind Audition 时的表现,请耐心看到最后。





决赛时的 Javier Colon。





+



既然前面都提到了几个我喜欢的参赛者,那么就顺便说说另外两个我也是很喜欢的参赛者,都是来自 Team Blake,我记得我在这一篇里也提到过了,但我还没有放过她们的视频上来。一个是 Xenia,也是 Blake 很疼很照顾的一个十六岁女生,她进到半决赛就被 Dia 淘汰掉了,但那是美国人民用投票作出的决定;另一个则是双人组合 Elenowen,但很遗憾的他们在第一圈 PK 赛就被刷下来了。



Xenia 在半决赛时翻唱 The Script 的《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





Elenowen 在 Blind Audition 时翻唱的《Falling Slowly》,但我找不到 The Voice version,只好放这个上来。





p/s:请原谅视频的 low quality,谁叫你们家里没有 astro,要看的话只好委屈下咯 =p

Saturday, October 8, 2011

♥Seventeenth: A Do-It-Yourself Party and Present

10月4日,我的十七岁生日。

今年我的生日落在星期二,一个礼拜前我的朋友问我能出去吗,但我以为自己从星期五到星期日都不得空,所以不管她们要弄什么计划都行不通了。之后她们就没再提起我的生日要怎样庆祝,我也为此事难过赌气了好一阵子。为什么你们不开口问我要怎样庆祝啊!T___T

星期一我偷懒,没有去上学。星期二来到学校时,我根本没有预料到有很大的惊喜在等着我。

我本来在班上跟 Z 说话,然后 S 过来把她叫走了,我没有多想继续埋头看《撒冷镇》。之后,跟我蛮谈得来的一个男同学,Sean,突然走过来跟我说话,谈的内容是 The Voice。他竟然说 Vicci 是变性人!我吓到了,不懂他是骗我的还是真的,想从他口里了解更多详情(如果那是真的话),然后就在我激动地跟他争辩的当儿…… 有人捧着蛋糕,有人捧着礼物,有人拿着相机,其他人一边拍手一边唱生日歌走进班,走向我的方向 T____T



原来 Sean 只是我的朋友们用来分散我的注意力的“工具”。
老实说,要不是朋友们给我这个惊喜,我可能会继续跟 Sean 谈论关于 Vicci 到底是不是变性人的事情,但我不认为她是变性人咯。

Tuesday, October 4, 2011

I'm overwhelmed, truly the most Unforgettable Day.

今天真的是非常难忘的一天。

昨天晚上,我本来关着门窝在床上看 Stephen King 的《撒冷镇》,一本关于吸血鬼故事的恐怖小说。怎知道我越看越怕,当书中描写到吸血鬼吊在二楼的窗口外呲牙咧嘴露出尖尖的牙齿对着书中的人物笑,我忽然觉得吸血鬼就在自己的窗外,吓得快点逃出自己的房间躲到楼下灯火通明的客厅去看书。客厅的隔壁爸爸正教着补习,妈妈在客厅里睡觉,我感觉很安全。看书看到十点半,爸爸教完补习了,妈妈也上楼去睡觉了,我只好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去,但我还想继续看,于是就趴在床上看书。十点半左右,我不小心瞄了一眼房门外,天啊屋子里的灯都关上了,只剩下我和我二姐的这两盏,外面漆黑漆黑的异常鬼魅。不行,我不能继续看了,我一定要先二姐睡下,不然当晚我会怕得盖不上眼了。

当天晚上十二点,有事情发生了,但我睡得安稳,根本没注意到。

第二天,就是今天,早上我去厕所戴隐形眼镜时,突然听到有人在我的背后笑了几声。我整个人跳了起来,但还是壮着胆走出厕所外面去看,但是,一个人,都没有。爸爸和小弟出门去了,大姐、二姐和妈妈已经在楼下的饭厅里,大弟在另一头的房里睡觉,那… 是谁的笑声?我强装镇定,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之后,我安全地抵达学校了。

Be Strong, Be Brave

好朋友 K 的爷爷过世了,我知道这几天 K 一定哭得很伤心。

看着 K 把她的心情感受抒发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时,在遥远的我仿佛也能感觉到她的心痛,连我自己都不由自主地为她感到难过。

该怎么说 K 呢。她,是一个非常开朗非常可爱非常友善的一个女孩。我称呼她为女孩,因为在我眼中她仿佛就是个长不大、很天真的女孩,虽然我们同岁也不小了,虽然她高过我。有她在的时候,你会以为她是太阳神的化身,因为她的笑、她的开朗和乐观仿佛会把世界上的阴影都照射得无影无踪。跟她在一起时,大家都会很快乐。私底下,其实我一直把她当成妹妹,虽然我一直都是别人眼中才是妹妹的那个。原因是,她就是个这么可爱的女孩,让你想保护她、疼惜她。

可爱迷人的 K

今天在班上谈到她的爷爷这个话题时,K 哭了。

我发现自己也有想哭的冲动,不是因为我根本不认识的她的爷爷,不是因为我感同身受,而是因为 K 本身。看着她哭的时候,真的让我鼻酸,我都不忍心一直望着她。我想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我全身痒痒地真的想这么做,但我最后没有拥抱她 =( 因为… 我们从没用这种方式表达过对彼此的关心,如果我这么做了我会觉得有些害臊。

虽然 K 的爷爷过世了,但我忍不住想,K 还是幸福的。因为,在她的爷爷过世后,她能感觉到悲伤;但我,在前几年我的爷爷过世时,我一点(伤心的)感觉都没有。

无论如何,我真的希望 K 的情绪能早日平复,虽然心中的痛永远不会消失,但我真的希望她不再强颜欢笑地过日子 =(

可欣,你要坚强。We are here with you. All the time. ♥

哦,对了,今天也是 K 的妈妈的生日。

Sunday, October 2, 2011

Forever Lovers


半夜十二点,我把之前自己在另一个名为『按键·回转』部落格经营的文章搬过来这里了,这个部落格越来越有“大杂烩”的感觉,呵呵。

说实话,经营一个只以音乐为主题的部落格真的比想象中难很多,而且老实说我是个需要鼓励才有走下去的动力不然就会觉得意兴阑珊的人,每次发完一首歌之后如果没有人留言我会有种失落的感觉 :'( 也许我希望可以找到跟我有同样音乐品味的知音吧。

矛盾的是,我另一方面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虽然我很开心能跟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我喜欢的音乐,但有时候却想把自己喜欢的歌手藏起来不让其他人(除了相熟的朋友之外)知道。

所以,每次在发音乐文之前我都会经历不大不小的挣扎:一方面我想为喜欢的歌手推广给这个世界更多的人认识欣赏,另一方面却想自己私自占有。

但最后通常都是前者战败了后者,所以才有了后来的这些文章

这次我把所有的文章都从『按键·回转』搬过来了,因为感觉上比较多人会看我的这个部落格,『按键·回转』则相对地清冷很多 =(

此外,我也希望自己能抽出更多时间,把当初经营『按键·回转』的信念,在这个部落格里继续坚持下去 ×燃烧着热忱的双眼×


因为自己是地盘的主人,
发布分享的一切音乐都是以自己的喜好和口味为主。

我写不出专业的音评,
如果你想看这类的评语,你现在绝对可以关掉这个窗口。

我对音乐的好坏标准无限定,
靠的只是一双音痴的耳朵和心的真实感受。

我以为
主流不一定全都是垃圾,
非主流不一定全都难听。


—— 当初写在『按键·回转』首页的公告。


喜欢音乐的朋友们,可以开始期待了 xD。

(p/s:可能要等到我考完SPM之后。)

Saturday, October 1, 2011

Most disappointing weekend ever

真是非常倒霉,让人白开心白期待的一个星期。


星期四考完了预考的最后一张试卷,本来打算星期五翘课到 IOI Mall 去唱K,但连一个熟悉要好的朋友都没得去,最后只好放弃了。

星期六本来计划跟小学的好朋友见面聊天逛街看电影,但我过后以为下午有补习,所以把计划延后了,谁知今天才发现这个星期没有补习。

星期日我们全家本来打算去吃自助餐庆祝我和两个姐姐的生日,我们三姐妹都是十月宝宝,但爸爸打电话过去时才发现已经太迟,所有位子都给别人预订完了。




真—扫—兴。

我最喜欢的十月的开始,竟然发展得如此让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