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

My photo
她过着矛盾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想成为的女孩的方向努力前进。
最大的梦想是足踏爱琴海和环游世界,并且在风景如童话故事般的郊外拥有一间有阳台、花园与阁楼的小屋。

Sunday, September 16, 2012

For my dreams.

因为一次机会,让在我心里面已经废弃多年的梦想重新炽烈地燃烧起来。

我的梦想,很普通,只想要在一个风景如画的郊外(目前锁定奥地利)拥有自己欧式风格的童话小屋,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想去哪里旅行就去哪里旅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任性地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但若要实现起来,现实中却有太多太多的障碍考验:时间、金钱。

听起来很不切实际,完全行不通的梦想,对呗。

但是,因为这个机会,我相信,我的梦想是绝对可以实现的




为了实现它,我心甘情愿去做平常人不会做的事,以前的我会很抗拒的事。

这三个月来,坦白说,我没有更新部落格就是因为我一直在忙着处理这件事。

改变是痛苦的,但没有改变更痛苦,而成长是快乐的。

改变的起点是相信,终点是坚持,不在乎花多长的时间,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谢谢 JA 和 CA。:)

Sunday, July 22, 2012

Expressions


在手机相册里发现这张一、两个月前弄的照片。
浏海是我自己实验的作品。

Wednesday, July 18, 2012

Monday 17 July














早上有英文 Presentation,晚上有年中考最后一张试卷:Financial Accounting。

考试之前,收到大姐的简讯,说这晚是爸爸妈妈载她回来马六甲,还带来了最爱的榴莲给我们吃。一考完试,我没有加入大家惯常的试后讨论,直接回公寓去,因为爸爸妈妈已经到了公寓楼下。

然后,爸爸带我们到【同心苑】吃宵夜。其实时间还不晚,才九点半,而且这天我晚餐吃得特早,五点就吃了,所以这顿“宵夜”,也可以算是第二份晚餐,哈哈。

回到宿舍后,大姐、我和屋友聚在客厅里,她们吃她们的宵夜,我们吃我们的榴莲,一边聊天。

凌晨十一 / 二点多,其中一个爱打扮化妆的屋友还心血来潮,和我一起研究双眼皮贴和胶水,还帮大姐化妆。

这晚,我两点多才冲凉,三点才睡觉,但隔天下午两点才有的课我却早上八点就醒了。

话说,漂亮的墙纸是我屋友的,不是我的。

Tuesday, July 17, 2012

First Clutch I Bought for Myself



teehee :D

Purchased it from a local online shop. 
I'm glad it does not look much different from the pictures showed on the online shop. 
The design, the colour, the size, are just perfect.
Love it lots.



p/s: pictures were taken at 1.30am today in one of my housemates' room! we ate supper together around 10pm, played with makeup stuff and chit-chat until I went to shower at 2am lolol by the way, we don't have a water heater in the house so I always shower in cold water can you imagine how freaking cold it is every time when I shower in the morning or at night lol 

Break through the Ice

我很像从来没告诉过你们我现在正读着什么科系。

与我一直以来想往医科方向发展的愿望相反,我现在在马六甲多媒体大学修读 Foundation In Management。对了,就是做生意科系(商科)的基础课程。

我们的学生人数很多,总共有 16 班,每班大约有30~40 来人,但我们上课时是两班合在一起上的,1和2,3和4……这样子。我在PM01,PM01 和 PM02 是同班的。

没什么,只是想说,这班其实有很多有趣的人。帅哥就可惜没有一个,美女倒是不少。在这班跟同学相处得越久,混得越熟,越能发现身边的同学很多之前看不见的可爱有趣的一面。

在这个班,我开始有了归属感,开始感到自在。


当我慢慢打开心胸接受他人进入我的世界,整个世界感觉都不一样了,感觉更美好了。

Sunday, July 15, 2012

Once you've taken the first step.



三天的时间,只筹了一半。

第四天,只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就把剩下的一半给筹足了。:D

原来只要自己肯放下面子和任何忧虑,面带微笑,勇敢地接近他人,就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谢谢 Hui Chi 给我多余的时间去完成任务。

谢谢班上善良大方的同学们。



期待跟我的中学朋友一起度过有意义的这 30 个小时。

Friday, July 6, 2012

A lovely little gift ♥

从马六甲回来,在房间换着裤子时,妈妈在楼下喊:“Ah Jern, 有你的信,今天收到的。”

换好裤子,下楼,从妈妈手中接过信,来邮显示这是封从美国飘洋过海寄过来的信件,我惊讶地大呼:“这是从美国寄来的信耶!可是我没有美国的朋友呀。”

妈妈:“是咯,酱会是谁呢?”

我陷入了沉思,绞尽脑汁地在想,会是哪个朋友寄给我的呢?可是除了一个远在澳洲读书的好朋友,我的其他好朋友全部都还留在马来西亚呀。看着信封上我的中文名字和住家地址写得工工整整的,而且是手写的哟,貌似这个寄信人是知道 / 认识我的样子,我立即排除了是公司宣传或 spam mail 的想法。

我盯着邮票发了好一会儿的呆,突然,灵光一闪,“啊哈!我知道是谁寄给我的了!” 我兴奋得跳起来大叫道。

妈妈也一样兴奋:“是谁来的?”





Today, on the highway...



从马六甲回吉隆坡的路上,巴士在高速公路途中抛锚了,一众乘客被迫下车,在路旁可怜巴巴地等来接走我们的巴士。大型车子和轿车从我们身旁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过,刮起的风力道强大到即使我肩上背着装了手提电脑很重的背包都可以感觉到身体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以被风卷起。

二十分钟内,来了两辆巴士,但第一辆巴士只收不到十来个人,第二辆巴士只能收两个人。终于,二十几分钟后,来了一辆同公司的巴士,巴士内空余的座位足够把剩下的所有乘客都载走。

四点,大姐和我平安到家。:)

Sunday, July 1, 2012

June - The First Month.

7月1日。

在大学读书的日子已过一个月出。

永远记得,最难熬的是第一个星期。没有朋友,没有家人;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课程,陌生的讲师和上课方式,陌生的人群。每次进班上课,总习惯找个旁边或角落的位置安静地坐下,不发一语至到下课,然后快速地步行回公寓寝室。

那时候,心情上是很排斥认识新朋友,因为我只想找“同类”,甘愿寂寞也不想乱结交朋友,宁缺勿滥。读商科的人口很复杂,什么样,各式各样的人也有,有会读书的有成绩中等的也有不会读书的,有上大学爱把妹的花花男,也有天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去上课的女生…… 总而言之,这种环境对我从小到大只呆在第一班,跟好学生模范学生、乖巧听话的学生打交道的人来说是个全新、陌生的体验,交朋友时眼睛比平时更要擦得雪亮。

但是,我交朋友时很多时候是靠第一感觉,如果第一感觉对上了,我就会开始为这段友情付出。而且,我发现自己的第一感觉真的很可靠的说。

大学进入第二个星期时,我结识了一帮女生,那时候的第一感觉并不好,但我给自己几天的时间强迫自己去融入,但就是越来越发现自己不管怎样都无法开心起来,甚至走在她们身边时突然会有强烈的想哭的冲动。“磁场不合就是不合。” —— 记得小雨点这么说过。最后,我离开了这帮女生,然后发现自己真的开心、放松了不少。

头两个星期,虽然上课时没有朋友感觉很寂寞无聊,但一下课我就比较开心了,因为我还有我的室友、屋友,还有我的大姐,她会带我跟她的朋友一起出去吃东西,所以我也认识了几个不错的学姐学哥。除此之外,我中学时认识的几个“永久死党”也帮了不少忙,我不断对她们诉苦,她们也不停安慰我 :'D。现在想起来,自己之前真的有些太过悲观了,让我现在再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无论如何,忧郁低潮期过后就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满天闪烁的灿烂时刻了。

第三个星期,情况好转了很多,跟一个我之前以为她是马来人的女生要好了起来,跟两个 ABC 女性朋友越来越熟,跟一个男性朋友很聊得来。脱离了那帮女生后,虽然有时觉得她们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但一起做着 group assignment 时我在她们身边自然、轻松了不少,没有像之前那样压抑,所以…… 顺其自然呗。有时候,依照自己觉得会让自己更快乐起来的心情方向走准没错。

第四个星期的最后一天,我对之前第一个星期的第三天上着英文课时跟我有过短暂交谈的三个 banana 女生最后说了一句话:I'm glad I found you guys again。因为那一天过后,我们几乎没有机会交集,而我因为全部 group assignments 都没有跟她们同一组的关系,很少机会见面讲话了,事实上,头三个星期我因为自己的私事烦恼而把她们给“忘”了。但我其实一直记得她们,因为她们是我在这个班上认识的第一班朋友,而且她们给我的第一感觉很良好。我不想放过这班朋友,所以星期五下课后我找上她们,她们一如以往亲切,还说:当然记得你。:')




明天开始进入第五个星期,mid-term 考试快到了,很多 assignments 的截止日期也近了,忙碌中,我更期待、更迫不及待想知道,我在这所大学未来的日子跟这些新认识的朋友会过得怎么样、擦出什么火花,但我相信,“明天会更好”。

Saturday, June 30, 2012

That Night

星期四,晚上十点半,我跟大姐和她要好的异性朋友还在大学自习室里温习功课(其实只是我而已),大姐的朋友接到一班朋友吃宵夜的电话邀请,也有约大姐一起去,所以我也跟着去凑热闹,顺便托大姐的福去认识新朋友。


一张小长桌挤了八个人,五男三女,大家吃吃喝喝讲冷笑话讲黑色幽默聊聊天,气氛很是热络。

话说,我真心喜欢跟大姐的朋友打交道,因为读法律系的同学说出来的话总给我一种特别又熟悉的感觉,跟我现在周围的朋友有些不一样。我的意思是,我喜欢听他们说话聊天,就算自己安静地坐在一旁听着一群有模有样的知识分子聊着没那么空洞肤浅的话题感觉也很好。

而且,因为年龄的关系,大姐的朋友都很照顾我,弄得我真是……想不喜欢她他们都难。我记得头几天开学时,我还跟大姐说过这么一句话:我想找一个法律系、能言善辩的男朋友。嘿嘿。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在外呆到那么夜 —— 凌晨十二点半才回家(公寓)。自从上大学以后,我的作息恢复了正常,不再常过日夜颠倒的生活,每晚大约十、十一点左右就上床睡觉了。当然,爸爸对大姐的朋友都很放心,对大姐更是放心,所以只有有大姐在时,我才有机会混到这么晚。

回公寓后,发现自己忘了带钥匙,我的室友有睡觉锁门的习惯。我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但门内没反应,打电话也没人接听,我就托另外两个屋友帮忙,在她们大力乱敲门乱叫了一通后,我的室友睡眼惺忪地开了门。打扰人家睡觉,真是超级不好意思的,下次出门一定要记住带钥匙了。冲凉、聊天,然后大姐睡下了,我一个人从两点等头发干等到三点都还没干透,但不行了我真的很睏了,不管了,现在睡觉比皇帝大。

这一夜真是精彩。

Wednesday, June 27, 2012

Random


我和我的好朋友,今天不约而同穿上了灰色短袖上衣、牛仔裤,
同样背了个双肩背包 :D

Tuesday, June 26, 2012

I'd straightened my hair

... permanently this time.




前天,即星期日我去拉直头发了。

其实之前一直很挣扎到底要不要去拉,毕竟 hair rebonding 多多少少都会影响我天生自然卷头发的圈度,但到肩膀位置半长不短的卷发实在很难打理 ,如果早上没洗头就很像狮子头,蓬蓬松松毛毛躁躁毫无光泽,而且卷度没有长发来得那么好看。

拉直头发前,在这里上课前我会把头发绑成马尾,这样看起来比较整齐。

最后决定,人生有很多事情都要尝试过至少一次才爽,而拉直头发则是其中一项 xD

话说,这张照片我看起来很伤心+憔悴的样子,但我下午十二点半开始做的头发,四点才好,然后要赶五点的巴士去马六甲,所以只来得及拍一张照片,而且是用只有 0.2~0.5mp 的前置镜头拍的。喏,就是这唯一的一张。

拉直头发后,头发感觉轻飘飘的,转头时把头发甩来甩去甩到很爽,而且发质柔顺光滑很多很多很多。

为我拉直头发的姐姐说,我之前剪的那个 layer 发型弄到我的头发更碎、更干燥,所以她为我修剪了发尾,把 layer 的部分都剪去,但还没剪完,如果要剪完 layer 的部分,我的头发会很短,但她怕我接受不到所以就没“下重手”。拉完头发后,她还无意地说了一句话:“你之前的那个发型真的很糟糕…” 没错,因为那天我没洗头就出门了哈哈哈标准狮子头。

等我的刘海长了,应该会更好看,嘿嘿。





附上一张今年大概一月尾或二月头时拍的照片。那时我只是去拉直刘海,但理发师顺便帮我把整个头都暂时性拉直了。



Saturday, June 23, 2012

Block A, Unit No.9 Room No.5 Bed No.5

我住大学半私人公寓九楼。 

女生公寓隔壁就是男生公寓,从我宿舍单位的大阳台可以望到对面男生公寓里男生的一举一动,不夸张。倒过来说,只要落地玻璃窗的帘子没拉上,他们也可以从对面窥看我们在客厅里的活动。

星期四的时候,马六甲下了一场大雨,风刮得好大好大。

客厅的玻璃窗大开着,帘子也没合上,我就着强烈、冰冷的风,在客厅的小咖啡桌前一个人有滋有味地吃完午餐。

没什么,只是很喜欢那片落地窗、那个大阳台,如果阳台对面不是男生公寓,我就能天天在那张咖啡桌上写作业,爽爽就搬张椅子到阳台去吹风、发呆了。

毕竟在平常大热天里,客厅还是比寝室凉快多了,真的,非常凉爽,没骗你。



喔,忘了说,我的屋友和室友都非常非常和善,用一个英文词来说,就是 friendly,真的,再也找不到比她们更好更有亲情味的屋友了。

我很感恩,自己第一次离家到外地升学,就遇到了这群在生活中不拘小节、大大咧咧、开朗友善的女生。

听我一个朋友说,她住在她的单位有两个礼拜了,却除了她的室友外其他屋友她都没见过。而我和我大姐在搬进去的第一个星期,就跟她们“好上了”。



Unconditional Love

—— 家里的温馨总是要离开家了才能真正深刻地体会到。

朋友在面子书上写的一句话。



四个星期前开始了在外州 —— 马六甲的多媒体大学上学,和大姐一起生活的日子,每个星期四或星期五再搭巴士回家度过周末。

每次回来,妈妈都会煲素汤,或煮斋菜给我吃。每次回来,只管吃吃喝喝,养肥了自己回马六甲再修行。

这个星期回来,发现妈妈帮我换洗了之前不小心弄脏的床单,房间地板也被清扫过了。

爸爸对我们俩几乎有求必应。从一些小细节上可以看出他很关心我们姐妹俩在外地的日子过得好不好。

那天在 KL TBS 巴士总站放我们下车时,爸爸妈妈还特地下车看着我们上电梯离开。大姐说:爸爸真的很担心你,我在马六甲读书两年了爸爸从来没有特地下车送我离开。

星期日父亲节的时候,因为【想换大学】这个课题而跟爸爸有些小争执。星期一晚上,我在寝室里接听爸爸的电话,听他在电话另一头一直跟我解释这所大学的优点,怕我心理有阴影不喜欢这所大学就不再专心上课读书了,听得我好愧疚,末了,一句“爸爸,sorry啊…”几乎是压抑着哭泣难过说出来的。

其实早在星期日的前一晚,我决定好不换大学了,只是因为赌气所以没有说出来,却害爸爸为我担心了。





只是很想说,谢谢您们俩老,一直以来的包容和忍让。

“别人读别人的,你读你的,不用去管其他人。” 我会把这句话紧铭心中,认真、努力地读好书,为了自己,也为了您们。

I love you both.

Thursday, June 21, 2012

Note to self #01

你对自己好,就会变得更出色,在别人眼里,就更有价值。而你对别人付出太多,自己就会变得更薄弱,你的利用价值完了,也就完了。所以,别老想着取悦别人,你越在乎别人,就越卑微。只有取悦自己,并让别人来取悦你,才会令你更有价值。一辈子不长,对自己好点。

Note to self:不要总是微笑讨好冷漠、不在乎的脸孔,不要总是为了迎合别人而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自己的原则、改变自己的初衷。

Friday, June 15, 2012

Breakdown, again.

Click here to enter the password.

Saturday, June 9, 2012

My first lappie!

我们钟家的传统是,在你考完政府高级文凭 SPM 中五毕业后的那个月,可以得到一部手机;
在你升中六或任何高等学府继续深造前后可以获得一台笔记本电脑。


* * *


去年12月中,爸爸给我买了 Samsung Galaxy W 作为我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

刚刚在部落格里搜索帖子时才发现,我没有为这历史性的一刻写过一篇文章!可我明明记得我有为我的手机拍照,我以为我写过了,原来根本没有,而且照片我也删除了 囧



今天,爸爸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台手提电脑给我。

在 Lowyat Plaza 买的,(售货员是个很帅很可爱的哥哥 xD),不便宜。

其实我看中的是 Asus Zenbook Series 亮银粉红(其实是玫瑰金)的超薄笔电,非常漂亮,但是超级无敌贵,超过三千大元!我倒不如用那笔钱去买 Mac Book...


但是真的很漂亮的说,嘿嘿。





但我最后选了这个。







超炫的黑配银,看起来也是够时尚靓丽!

谢谢爸爸 ^_____________^




Cox I'm missing you

多么复杂的感觉。



大家在不同的地方都找到了各自的好朋友,似乎都过着非常开心的日子。

好像只有我,在很少接触过的世界里,死死地抓着『回忆』不放。

走不出过往云烟,现在的我把心关上了,不会轻易向谁打开,也不想向谁打开。

我想在别人的身上发现你们的影子。所以我一直在寻找,手中可能握着钥匙的那一个人。

很可笑对吧。我也觉得自己傻,逼着自己放下,却发现,越强逼越想念。

也许只是想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找回一些可以让我安心的熟悉的感觉。

我不知道。



觉得很寂寞。

寂寞得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 没有人真的明白,不指望你们明白。

Sunday, June 3, 2012

Libra & Me

一直都不是个迷信星座之说的人,直到有一天,我在面子书加入了这个《天秤座 Ω》主页,才惊讶地从中发现,我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天秤女,很多连我自己都道不出个所以来自身古怪、不同于周围朋友的脾性,天秤座专家只需三言两语就轻易地把我自认自己这些有点儿复杂的心思给揭开了。


太准确了,精准度达110%。原来,多多少少都是因为星座在作崇。


× × ×


亲爱的天秤:与你无缘的人,你与他说话再多也是废话。
与你有缘的人,你的存在就能惊醒他所有的感觉。
有些人即使在认识数年之后都是陌生的,彼此之间总似有一种隔膜存在
仿佛盛开在彼岸的花朵,遥遥相对,不可触及。
有些人在出场的一瞬间就是靠近的,仿佛散失之后再次辨认


天秤不在乎的话,无论你说什么,依然什么都不是。
天秤不在乎的话,无聊透顶也不会想和你废话半句。
天秤在乎的话,可以在很累的情况下陪你到很晚,即使第二天还要工作。
天秤在乎的话,可以听你说一切琐碎事,毫无兴趣的事。
天秤在乎的话,可以为你改变所有,迷失自己也在所不惜。


天秤座是完美主义者,极端主义者,要么破碎,要么完美,不要中间。
他们只挑自己爱做的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但天秤座其实也“懒”,不想活得那么累,能简单尽量简单,
不爱解释,始终认为懂自己的不用解释,不懂得自己的不必解释,不想管那么多不想干的事。


天秤座的人在争抢东西方面总是最弱的,
属于自己的东西总是被人抢走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总给人留下懦弱无用形象。
其实不是秤子没有能力去争抢,只是秤子明白一个道理,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用去争去抢。
这不是优点,也不是缺点,只是秤子一种与生俱来的性格。


天秤座有时候很神经质,前一天还很热情,后一天就很冷淡了。
天秤座在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时,喜欢安静,不爱说话。
要是你足够了解他,请在这時候不要打扰他,
要是你打扰他,他搞不好就蹦出几句让你呕到家气到家的话。
他不想说的东西,你问再多也没用,他要是想说的,他自然会告诉你。


秤子对朋友的界定有个很明确的线,一部分是自己人,一部分是普通人。
对于自己人,天秤会很交心。对于另一些人,天秤只是在用虚伪应付。
即使对自己人,天秤也会有不想倾吐的时候
天秤明白自己的感受别人不一定能了解,即使是最亲的人也一样
大多会有深藏的自己,即使是最亲的人也看不见的自己。


天秤座的人QQ不是隐身就是离开,其实他根本就在线!
因为只和感兴趣的人聊,其他人一概不理
超懒爱发呆。擅长装傻。天真单纯没心机。喜欢微笑。见生人话少。好友扎堆爱闹。
老友只想念不联系。讨厌形式主义,讨厌装b的人,讨厌娘娘腔,会有想打人的冲动。


天秤座懒,昨天还是邋遢鬼,今天就是洁癖了。
天秤一般不打扫卫生,打扫一次恨不得天花板也擦一遍,攒一堆衣服才洗也是家常便饭,桌子N久擦一次,擦得时候恨不得电脑键盘也扣下来打扫一下,边打扫卫生边欣赏自己弄得各种乱七八糟的“收藏品”,你看天秤打扫卫生能搞一天。

Friday, June 1, 2012

24 & 25 May

On 24th

我把头发剪短了。

理发师是个很和善的小姐。本来跟她说好把长及腰的头发剪到胸部下面的位置,不会太长不会很短,这种长度刚刚好,正合我意。

但她剪啊剪,竟然把我的头发剪到肩膀的位置。

那时候我还不以为然,因为觉得她帮我设计的新发型蛮漂亮的,直到晚上回到家在厕所里对着镜子自拍了一阵子后,才真正地惊觉:留了两年多长长卷卷的头发没有了!:000 咳,原谅我总是那样后知后觉。



换个新发型的感觉挺不赖,短发的自己也看起来清新年轻多了。

但我还是比较喜欢飘逸长发啊啊啊,尤其是我那头自然卷,越长越好看。
不用紧,大学五年,我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把头发留长 ^.^





On 25th


下午先去 Z 的家,能够见到她真好,不管相隔多久我们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D

晚上是姐妹聚餐。

这天也是我第一次一个人从 Taman Kinrara 搭巴士到 IOI Boulevard 那儿去喔! 真的是我自己一个人喔! *clapclap*

用餐地点选回我自国民服务回来后第一次跟班上同学聚餐时的地点,The Vintage,环境幽雅,食物中规中矩但很便宜。


这天之后,大家都劳燕分飞,不懂下一次我们七个人都能出席的场合是几时?但我相信,一定还有(很多)机会的。

New friends might be good, new life might be great, but no one beats the friends you knew in high school and nothing beats the moments you and your high school friends had been through together :)

Saturday, May 26, 2012

Favourite Corner in my house.

今天收拾行李时,顺便收拾了一直凌乱不堪的书橱和书桌。

话说,这张书桌已经成了摆设台,我很久很久都没有用这张书桌来读书、写字了。
我另有个书桌,但桌上还是有点乱,我也不打算整理了。






如此整齐、赏心悦目,看着看着连心情也大好了起来。

早知道自己应该早些时候把它们都整理好的,呵呵。

Tuesday, May 22, 2012

A Kind Stranger Who Made My Day

我喜欢的中国作家有冰心、林徽因和三毛,但自从两年前我看了《云中歌》这系列的三本书后,我彻底地爱上了桐华。

不用怀疑,我绝不是极端女权主义者。男性作家写的书我也有看,但不懂为什么,我喜欢的作家都是女性,就连喜欢的歌手十有八九也是女性。郭敬明、韩寒、九把刀、Nicholas Sparks,是我较常接触的其中几位男作家,我还蛮享受看他们写的书,但就是很难把他们列入自己喜欢的作家列表里。

言归正传:桐华。因为爱上桐华的文笔和钦佩她的写作实力,我上网购买了她写的所有书来作收藏,但收集得不够完整,还差一本书,就是《大漠谣》。

今天去 IOI Mall 买我大学需要用到的 formal attire,临走之前随便逛逛大众书局,那时候看中了一本书,RM32.90,姐姐和我都没有带 popular member card 出来,我就在书桌前一直挣扎到底要不要买。

二姐说:“买吧!”
“可是很贵喔!”
“酱就表买咯。”
“但这本书真的很好看啊!”

那是一本旅游札记。

二姐大略翻了翻那本书,然后说:“嗯,不错,买吧。”

我大喜过望,从二姐手里抢过那本书,准备要到柜台去付钱,但还是犹豫地吐出了一句:“可是没有折扣很贵下喔。”

二姐从我手里抢回那本书,把它放在原来的位置,干脆地说:“那就表买啦。”

我想,唉反正今天也花了不少钱,而且我还没买包包和鞋子,书本绝对是在今天的计划之外的,就省省下吧。

转过身预备离开,才走了两步就看到桌子边的书架上摆着这本我梦寐以求的《大漠谣》,精装版的,而且!会员有特价,RM29.90而已!原价是RM48.00。

我一把抓起那本书,两手握着它把它举到我的眼前正对面,边看着它边用超级兴奋的语调对二姐说:“我想买这本书很久了!桐华耶!”

二姐也不懂为什么,可能是被我突如其来的兴奋感染了,竟然跟我一样兴奋:“那就买啦!”

“但是只有会员才有折扣呃,我们都没有带会员卡出来!”

这时候!就是这个时候!从我后面传出一把男声:“我有带啊。”

我转过身,是一位很普通的中年男子,眉毛很黑,蓄着胡子,有啤酒肚,但我们并不认识他。

陌生 uncle 竟然主动借我(们)会员卡!!!OH MY,还等什么,当然是快快去付钱啦 ^___^ 我和二姐一直向他道谢,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

付钱之前我们还有段短短的对话,uncle 好奇地问我:“这本书讲什么的?” 我一时语塞,况且我没看过这本书,只知道它是写《云中歌》女主角的爸爸妈妈的故事,只好很烂地回答一句:“它是讲一些古代的东西。” =___________= 之后还补上一句:“uncle,你懂《步步惊心》吗?” =_________________= 因为我当时在想,如果 uncle 认识《步步惊心》的话,我就可以说《步步惊心》是这个作家写的!耶!但是…… uncle 说:“不懂。”

我整个泄了气的气球般的表情 xD

过后在车上回家的路上,我问二姐:“那个 uncle 之前是不是在我们那张桌子周围?你有没有注意到他在做什么?他是不是听到我们之前的对话?”

二姐:“有啊,就在我们后面徘徊酱。”

我:“也许他注意到我们是喜欢看书却不舍得花多多钱买书的人,那个 uncle 真的很好人,真的很感激他。”

是的,真的很谢谢他。



谢谢你,叔叔。





题外话

我觉得我这辈子一定过得比较苦  (+ 较心灵富足!呵呵)。有些女生只爱时尚不爱看书,但我呢,爱时尚、爱看书、爱听音乐,人家只须投资在时尚上,我却得掏钱投资在三样东西:时尚、书籍、CD。而且,我坚持只买正版书和正版CD,目前没有能力收藏自己喜欢歌手的正版专辑,但未来一定会慢慢添置。噢,还有一点,我爱旅游、爱吃有机食物、爱有素质有品位的生活 :D

To XSL:

我上个星期一写了一封 email 给有人出版社(got1mag@got1mag.com),但直到现在都没有收到有关负责人的回复,所以一直不清楚你收到了我的邮件没 :(

但是,今天以前的我怎么从来没有想过另个更简便的方法呢?整件事情其实可以很简单!

我的 email 是 --(电邮已拿下)--,你可以 email 我!:D 嘿嘿。

Thursday, May 17, 2012

sometimes I even disgust Myself

我的情绪管理很低。

当我发脾气时,总是脱口而出最伤人的话,但其实在说着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最近因为升学烦恼和呆在家里闷得发狂,一直控制不住地暴走脾气,对象都是家人,很多次首当其冲的都是妈妈。

昨晚说了一些很伤爸爸妈妈的话。

自己也很后悔,哭着睡着了。

今天睡了一整天,除了早餐和午餐,其余时间几乎都在床上昏死过去,什么都不用去想,不会犯错,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下午一从学校回来爸爸就替我处理好了未来读大学时会寄住的学生公寓,晚餐前进来我房间替我收拾了摆放在桌上的塑料饭盒和空碗,温和地吩咐我去吃饭,妈妈煮了我最爱吃的素羊肉和蔬菜什锦炒,有我爱的茄子和芋头。

突然很难过很难过。

吃着饭时一直低着头怕被发现眼睛红了,上来打这篇文章不敢开灯,因为我是流着眼泪敲下这篇文章的。

我就要离开了,怎么还这么去伤两个老人家的心。

好没用。好不孝。真恨自己。

Friday, May 4, 2012

It's complicated.

著名部落客 Cheesie 在《Japan and I》里提到其中一个让她疯狂爱上日本的原因,是因为日本能让她成为她喜欢的自己。

The true reason why i love Japan, is that i recently shockingly discovered that in Japan, i have become this person who…
who…
It’s weird to say this, but I have become someone i like.
I become someone even *i* actually like.

读到这一段时,我立刻在心里回应她:是的,我明白你,totally get you and feel you,我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因为我也经历过。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在家里,是个情绪化、暴躁易怒、郁闷、容易看不顺眼一些小事和极度不耐烦的人。我知道这样的性格很恶心,但是在家里我很难成为自己喜欢的自己

乱糟糟的客饭厅,不像厨房浴室的脏厨房浴室,总之在家里除了自己的房间,我的所到之处都容易让我一下子陷入坏情绪的俘虏里。

有人会问,既然你那么爱整洁,为何不自己动手打扫整理?Because i tried but to no avail。

我家是两间双层排屋的合体,楼下是主要的活动空间,因为客饭厅、干湿厨房和主浴室都在楼下,所以楼下比楼上脏乱很多。

以前,我试过把客饭厅打扫整理得干干净净,然后大声吼叫责骂抱怨那些在沙发上吃东西,看了报纸把报纸放在沙发上(黑墨报纸容易弄脏沙发),流了一身臭汗还没洗澡或脚板没洗干净就躺坐在沙发上,吃了饭喝了冲泡饮料没洗碟子杯子,食物残渣掉在地上没立刻清理……等等的人,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后,家人屡犯不改,脾气硬点的就跟我杠上了吵起架来,给我脸色,或者为了气我故意不照着我的吩咐做。所以,最后这个家让我觉得心疲力尽,我放弃了不想管了,多脏多乱都不再是我的事,既然都没人想理,我何苦自己拿这些事来受气。

我不该这么说,但我觉得是家教宽松的原因呗。

当我在朋友 K 的家做客时,我发现她的家里一尘不染,就算我们没事先告知她就突然现身在她家,她的家还是一样干净,因为她有个稍微洁癖的妈妈,所以她们几姐妹从小就被训练要时刻保持家里的整洁。有一次,在她的家吃午餐时,其他人都吃完了,她立刻拿了块桌布来抹桌子,我看着她抹的因为只剩下我一个人还没吃完,等我吃完洗完碟子后出来一看,她竟然在抹我之前占用的那一小范围的桌面。我只觉得羞愧和佩服,羞愧是因为我忘了抹自己之前占用的桌面,佩服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家永远做不到这样。

还有习惯。

某些人的习惯在我眼里永远是不合格,让我可以瞬间大发雷霆的。吃了饭碟子大刺刺地摆放在桌上或是直接丢在洗完槽里(这最让我费解,人已经到洗完槽前了,为什么不顺手洗掉它?)永远等着别人帮忙洗,食物残渣掉在地上总是“看不见”,吃了香蕉把香蕉皮丢在桌上或是吃完的零食袋子随手乱放,甜甜的饮料倒翻了可以“忘记”抹干净,或是放了很多炼奶的冲泡饮料没喝完或没洗杯子引来黑蚂蚁大军…… 你说,在家里一次又一次地发生这些事我怎么能不生气。

我以前也是稍稍有洁癖的,但现在也许是受家里环境影响,渐渐没像以前那么注重清洁了。我也不是要求家里时刻整整齐齐的人,毕竟我觉得屋子乱一些才有点“人情味”,而且我从来不折自己的床单的,书桌上永远乱糟糟,也不是天天打扫自己的房间,但是,最起码,一些『基本的清洁观』我还是有的。

举个例子,我会在上厕所大号后自己洗马桶,就算没用清洁液最起码也会用刷子刷几下。有时我会在厕所马桶里看见不懂谁留下的“大号痕迹”,我会觉得很恶心很讨厌很暴躁,如果每个人都可以上完厕所后自己负责厕所的清洁,厕所常保干净是不难的事。同样的道理,如果每一个家庭成员都对自己用过的碟子杯子还是不管什么都好负责任,家里常保干净是不难的事。

问题是有些人做不到。

不管骂了几百次讲了几千次,同样的错误一犯再犯。只因为这三个字:习惯了。





所以,在外头我是个不同的人。就是你们认识的、常接触的那个我。到底是怎样不同的性格我就不在这里啰嗦了,只想说最大的不同点是,在外头我不是个暴躁易怒的人。

所以,其中一个我一直想搬离这个家,自己一个人住的原因,就是这个。我知道我会超级超级超级想念曾经让我这么厌烦头痛生气的家人,但是,起码我会变成一个性格更好更温和说话不会一直带刺伤人的人。

因为,其实私下里,我很讨厌在家的这个自己。

Wednesday, May 2, 2012

I feel so blessed!

下雨天,我躺在床上无聊地玩着手机里的apps,在 instagram、facebook、twitter 之间不断转换,直到朋友的更新追不上我转换的次数,闷得慌下,我用手机上 blogger 检查,没抱着什么希望会有人留言给我(听起来好像很惨,但我习惯了啦啊哈哈xD),但一登入 blogger 主页我就看见"2 comments awaiting moderation",我顿时 O.o,想应该是小雨点或者哪个网友给的留言呗。

但我猜错了。

One of the highlights and ultra happiness of my life 都浓缩在这两则留言里了 omg!!!!!!



我当时的反应是,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握紧成拳头状放进我嘴里,一边在房里跳来跳去一边无声地尖叫(爸爸在楼下教着补习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立刻打开电脑,再用电脑的大荧幕检查一遍以确定我没有老眼花看错留言,然后重复手舞足蹈+无声尖叫那一部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iak piak*
OUCH. 是真的!我没有在做梦耶!


素莱姐姐我爱你!!! !!! !!! !!! !!! !!! !!! 哈哈哈 xD。我还以为你看我之前有段时间很久没更新部落格所以没再上来这里拜访我了呢 :( 。真的很谢谢你。我会继续在副刊留意你的文章,非常非常非常期待你的新书!还有那个从印第安部落弄来的小玩意儿!不管是什么,好像都会是个很特别很神秘很有意思的东西呢!^3^

哇哈哈哈哈呵呵呵霍霍嘻嘻嘻 I can't even stop smiling when i'm typing th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