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

My photo
她过着矛盾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想成为的女孩的方向努力前进。
最大的梦想是足踏爱琴海和环游世界,并且在风景如童话故事般的郊外拥有一间有阳台、花园与阁楼的小屋。

Tuesday, January 24, 2012

Less Than Three

今年的除夕夜很不同。

傍晚四时许开始,有你的陪伴,一直到凌晨三时许。

谢谢你。

我很开心,因为有你。

Monday, January 23, 2012

been waiting for so long =(


去年十月中下的订单,因为『毒品』『海关』的问题一直拖拉到我今年一月三日进营后的那个星期内才安全顺利地抵达我家。SPM 后整个假期最盼望的就是这堆书,每一天都心急如焚地等着它们,但却因为海关问题而一拖再拖,直到我现在从 NS 放假回来才终于有机会见到它们,但目前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一本一本仔细去咀嚼。

又得再等到 NS 结束后。

跨越一年,总共长达半年的等待。唉。

Sunday, January 22, 2012

A short-break from NS

大家好。

我的gang,但还是少了两个人: Ah Miao & Ah Belle。

其实我星期四那天晚上就回来了。那天,霹雳州属的国民服务营下午五点才能放人,但在雪兰莪服役我的朋友却早在上午十二时许就可以回家了,不·公·平。那天早上六点到十点,雨一直下不停,连早操我们都可以免了不用做,真棒。我和静雯是最早离开营区的第一批人,因为我们住雪兰莪,离霹雳很远,所以她的父母下午两点钟就过来了打算接我们回家,但教官却坚持不放人,只肯给我们提早一个小时离开,就是下午四时,但过后等我们处理完离营手续后都接近四时半了,然后在车上时静雯的爸爸走错路了,所以我们最后其实也早不了其他人多少离开。

回到家已是九时许,虽然那天很累,但我却一直上网玩面子书玩到凌晨两三点,呵呵。回家后,我把所有纪律和守时都抛到了九霄云外,随意地过自己想过的日子,这种生活才是最棒的对不对。原以为自己会每天早早睡迟迟醒,补充在那里丢失的睡眠,但回来后反而却早睡不下,每天都要玩到凌晨一两点才睡 囧 在家跟在营里真的很不同,我不懂这趟回家后会不会让我更难适应在那里的生活。至少,这里不会像在那里像天天住在火炉里那般酷热,有时候真的很beh tahan那里的天气,加上女生的每一件制服都是长袖,『汗流浃背』这个成语的意思也是到了那儿才真正深刻地体会到。看我抱怨成这样,但其实,这两个星期来我发现自己竟然也慢慢习惯了那样的生活 *笑* 让我适应和习惯那里的生活的最主要关键是,在那里我跟一班女生的感情都非常要好,我们感觉上就像认识了很多很多年的朋友一样,因为在那里每一天真的可谓“度日如年”。我很庆幸跟我同住一个宿舍的所有人都是很友善可爱纯真的人,至少我们宿舍里的每个人对待彼此就像对待自己的家人那般玩闹在一起,没有闹分裂和不合。

还有,在营里的这两个星期又三天来,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有时间我会慢慢写出来,只希望我还能记得就好。:D



除夕夜快乐。

Monday, January 2, 2012

I'm ready


明早六点就要起身,七点上车,出发前往一段长达两个月多的未知旅程

你问我现在的心情。呃,有一点紧张、期待和害怕,但所有皆仅此“一点”而已。可能是这几天来走上走下跑了好几趟购物中心或是杂货店才终于买完生活必需品,而且最近一直迟睡早起也没有午睡,整个人都累透了。

我有一段时间没法更新部落格了,从去年十月开始堆积的文章得一拖再拖,今晚我还写了一篇《New Year Resolutions》,但写了前面几段就出去买东西,直到不久前才回来,所以只好也延迟发布。

陆陆续续收到朋友从不同管道送来的祝福和体贴嘱咐,让我心头暖暖的。那些用公共媒介传送过来的我都有回复道谢,但那些发送私密信息的,嗯,我都收到了,但除了“谢谢”之外我不懂还能说什么,而且我觉得“谢谢”太笼统,不能表示出我内心满满的窝心,所以,干脆不回了。但还是要在这里说一声,谢谢你们 :'D

华人农历新年那段期间会有假期,到时候咱们再见。

Sunday, January 1, 2012

Hello 2012 :)



老土地每年来一句: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新的希望。

今年,我最想要尝试的一件事是 —— 谈恋爱 #>w<#

(但是,应该会很难实现吧,我的异性缘一向不是很好,况且周围很多的男性朋友被我认定了只能是做普通朋友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