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

My photo
她过着矛盾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想成为的女孩的方向努力前进。
最大的梦想是足踏爱琴海和环游世界,并且在风景如童话故事般的郊外拥有一间有阳台、花园与阁楼的小屋。

Sunday, July 22, 2012

Expressions


在手机相册里发现这张一、两个月前弄的照片。
浏海是我自己实验的作品。

Wednesday, July 18, 2012

Monday 17 July














早上有英文 Presentation,晚上有年中考最后一张试卷:Financial Accounting。

考试之前,收到大姐的简讯,说这晚是爸爸妈妈载她回来马六甲,还带来了最爱的榴莲给我们吃。一考完试,我没有加入大家惯常的试后讨论,直接回公寓去,因为爸爸妈妈已经到了公寓楼下。

然后,爸爸带我们到【同心苑】吃宵夜。其实时间还不晚,才九点半,而且这天我晚餐吃得特早,五点就吃了,所以这顿“宵夜”,也可以算是第二份晚餐,哈哈。

回到宿舍后,大姐、我和屋友聚在客厅里,她们吃她们的宵夜,我们吃我们的榴莲,一边聊天。

凌晨十一 / 二点多,其中一个爱打扮化妆的屋友还心血来潮,和我一起研究双眼皮贴和胶水,还帮大姐化妆。

这晚,我两点多才冲凉,三点才睡觉,但隔天下午两点才有的课我却早上八点就醒了。

话说,漂亮的墙纸是我屋友的,不是我的。

Tuesday, July 17, 2012

First Clutch I Bought for Myself



teehee :D

Purchased it from a local online shop. 
I'm glad it does not look much different from the pictures showed on the online shop. 
The design, the colour, the size, are just perfect.
Love it lots.



p/s: pictures were taken at 1.30am today in one of my housemates' room! we ate supper together around 10pm, played with makeup stuff and chit-chat until I went to shower at 2am lolol by the way, we don't have a water heater in the house so I always shower in cold water can you imagine how freaking cold it is every time when I shower in the morning or at night lol 

Break through the Ice

我很像从来没告诉过你们我现在正读着什么科系。

与我一直以来想往医科方向发展的愿望相反,我现在在马六甲多媒体大学修读 Foundation In Management。对了,就是做生意科系(商科)的基础课程。

我们的学生人数很多,总共有 16 班,每班大约有30~40 来人,但我们上课时是两班合在一起上的,1和2,3和4……这样子。我在PM01,PM01 和 PM02 是同班的。

没什么,只是想说,这班其实有很多有趣的人。帅哥就可惜没有一个,美女倒是不少。在这班跟同学相处得越久,混得越熟,越能发现身边的同学很多之前看不见的可爱有趣的一面。

在这个班,我开始有了归属感,开始感到自在。


当我慢慢打开心胸接受他人进入我的世界,整个世界感觉都不一样了,感觉更美好了。

Sunday, July 15, 2012

Once you've taken the first step.



三天的时间,只筹了一半。

第四天,只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就把剩下的一半给筹足了。:D

原来只要自己肯放下面子和任何忧虑,面带微笑,勇敢地接近他人,就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谢谢 Hui Chi 给我多余的时间去完成任务。

谢谢班上善良大方的同学们。



期待跟我的中学朋友一起度过有意义的这 30 个小时。

Friday, July 6, 2012

A lovely little gift ♥

从马六甲回来,在房间换着裤子时,妈妈在楼下喊:“Ah Jern, 有你的信,今天收到的。”

换好裤子,下楼,从妈妈手中接过信,来邮显示这是封从美国飘洋过海寄过来的信件,我惊讶地大呼:“这是从美国寄来的信耶!可是我没有美国的朋友呀。”

妈妈:“是咯,酱会是谁呢?”

我陷入了沉思,绞尽脑汁地在想,会是哪个朋友寄给我的呢?可是除了一个远在澳洲读书的好朋友,我的其他好朋友全部都还留在马来西亚呀。看着信封上我的中文名字和住家地址写得工工整整的,而且是手写的哟,貌似这个寄信人是知道 / 认识我的样子,我立即排除了是公司宣传或 spam mail 的想法。

我盯着邮票发了好一会儿的呆,突然,灵光一闪,“啊哈!我知道是谁寄给我的了!” 我兴奋得跳起来大叫道。

妈妈也一样兴奋:“是谁来的?”





Today, on the highway...



从马六甲回吉隆坡的路上,巴士在高速公路途中抛锚了,一众乘客被迫下车,在路旁可怜巴巴地等来接走我们的巴士。大型车子和轿车从我们身旁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过,刮起的风力道强大到即使我肩上背着装了手提电脑很重的背包都可以感觉到身体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以被风卷起。

二十分钟内,来了两辆巴士,但第一辆巴士只收不到十来个人,第二辆巴士只能收两个人。终于,二十几分钟后,来了一辆同公司的巴士,巴士内空余的座位足够把剩下的所有乘客都载走。

四点,大姐和我平安到家。:)

Sunday, July 1, 2012

June - The First Month.

7月1日。

在大学读书的日子已过一个月出。

永远记得,最难熬的是第一个星期。没有朋友,没有家人;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课程,陌生的讲师和上课方式,陌生的人群。每次进班上课,总习惯找个旁边或角落的位置安静地坐下,不发一语至到下课,然后快速地步行回公寓寝室。

那时候,心情上是很排斥认识新朋友,因为我只想找“同类”,甘愿寂寞也不想乱结交朋友,宁缺勿滥。读商科的人口很复杂,什么样,各式各样的人也有,有会读书的有成绩中等的也有不会读书的,有上大学爱把妹的花花男,也有天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去上课的女生…… 总而言之,这种环境对我从小到大只呆在第一班,跟好学生模范学生、乖巧听话的学生打交道的人来说是个全新、陌生的体验,交朋友时眼睛比平时更要擦得雪亮。

但是,我交朋友时很多时候是靠第一感觉,如果第一感觉对上了,我就会开始为这段友情付出。而且,我发现自己的第一感觉真的很可靠的说。

大学进入第二个星期时,我结识了一帮女生,那时候的第一感觉并不好,但我给自己几天的时间强迫自己去融入,但就是越来越发现自己不管怎样都无法开心起来,甚至走在她们身边时突然会有强烈的想哭的冲动。“磁场不合就是不合。” —— 记得小雨点这么说过。最后,我离开了这帮女生,然后发现自己真的开心、放松了不少。

头两个星期,虽然上课时没有朋友感觉很寂寞无聊,但一下课我就比较开心了,因为我还有我的室友、屋友,还有我的大姐,她会带我跟她的朋友一起出去吃东西,所以我也认识了几个不错的学姐学哥。除此之外,我中学时认识的几个“永久死党”也帮了不少忙,我不断对她们诉苦,她们也不停安慰我 :'D。现在想起来,自己之前真的有些太过悲观了,让我现在再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无论如何,忧郁低潮期过后就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满天闪烁的灿烂时刻了。

第三个星期,情况好转了很多,跟一个我之前以为她是马来人的女生要好了起来,跟两个 ABC 女性朋友越来越熟,跟一个男性朋友很聊得来。脱离了那帮女生后,虽然有时觉得她们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但一起做着 group assignment 时我在她们身边自然、轻松了不少,没有像之前那样压抑,所以…… 顺其自然呗。有时候,依照自己觉得会让自己更快乐起来的心情方向走准没错。

第四个星期的最后一天,我对之前第一个星期的第三天上着英文课时跟我有过短暂交谈的三个 banana 女生最后说了一句话:I'm glad I found you guys again。因为那一天过后,我们几乎没有机会交集,而我因为全部 group assignments 都没有跟她们同一组的关系,很少机会见面讲话了,事实上,头三个星期我因为自己的私事烦恼而把她们给“忘”了。但我其实一直记得她们,因为她们是我在这个班上认识的第一班朋友,而且她们给我的第一感觉很良好。我不想放过这班朋友,所以星期五下课后我找上她们,她们一如以往亲切,还说:当然记得你。:')




明天开始进入第五个星期,mid-term 考试快到了,很多 assignments 的截止日期也近了,忙碌中,我更期待、更迫不及待想知道,我在这所大学未来的日子跟这些新认识的朋友会过得怎么样、擦出什么火花,但我相信,“明天会更好”。